藍思科技再曝貪腐案:前中央採購部總監受賄554萬,曾獲得股權激勵

每經記者:陳鵬麗 每經編輯:樑梟 文多

9月8日下午,藍思科技(300433,SZ;昨日收盤價32.51元)的一樁供應鏈貪腐案引起外界關注。

湖南省瀏陽市人民法院查明,在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期間,鄭秋麗利用先後擔任藍思科技瀏陽區採購部總監、採購部(三園區合併)總監、董事長助理、中央採購部總監等職務便利,收受藍思科技供應商財物554.15萬元,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9月9日上午,《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留意到,藍思科技方面在深交所互動易平臺上對此事作出了迴應。藍思科技稱,該前員工爲公司業務管理人員,不是公司董監高,該事件純屬其個人的違法行爲,不會影響公司在客戶供應鏈中的地位,不曾也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鄭秋麗主動退繳645萬

記者從中國裁判文書網瞭解到,湖南省瀏陽市人民法院今年8月31日出具的一份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瀏陽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鄭秋麗利用先後擔任藍思科技瀏陽區採購部總監、採購部(三園區合併)總監、董事長助理、中央採購部總監等職務便利,收受藍思科技供應商財物554.15萬元。鄭秋麗歸案後如實供述犯罪事實並主動退繳645.64萬元。鄭秋麗的行爲已經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7年。

據法院審理查明,鄭秋麗借在藍思科技的職務便利,收受藍思科技供應商深圳市科標淨化設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科標)賄賂33.1萬元、湖南翰宇科技有限公司賄賂40萬元、深圳市迪富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迪富蘭科技)賄賂250萬元、東莞市匯諾電子材料有限公司賄賂22萬元、東莞市創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創科材料)賄賂160萬元以及深圳市精藝機械五金設備科技有限公司的賄賂財物約49萬元,共計收受賄賂554.15萬元。

其中,迪富蘭科技和創科材料的賄賂金額較大。判決書顯示,迪富蘭科技是藍思科技的拋光液供應商,創科材料是藍思科技的研磨材料供應商。

記者查詢啓信寶瞭解到,上述藍思科技的供應商註冊資金在500萬元至3000萬元,其中深圳科標註冊資金最高,爲3000萬元。

藍思科技招股書顯示,深圳科標在2013年、2014年都是藍思科技的前五大應付款方之一。2015年上半年深圳科標也還是藍思科技的重要應付款方。2017年上半年,深圳科標成爲藍思科技前五名其他應收款對象之一。

鄭秋麗於2019年6月14日被瀏陽市公安局抓獲,次日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2019年8月18日被刑事拘留,2019年9月18日被逮捕。鄭秋麗對指控罪名和事實均無異議,認罪認罰。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到,鄭秋麗在2015年、2017年以技術(業務)人員、關鍵管理人員身份出現在藍思科技的員工股權激勵名單中。

公司稱內部控制有效

9月9日上午,藍思科技方面在深交所互動易平臺上對此事作出了迴應。

藍思科技稱,首先,公司不存在應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過往已披露信息亦符合法律、法規及規範性文件要求,不存在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重大遺漏。其次,該前員工爲公司業務管理人員,不是公司董監高,該事件純屬其個人的違法行爲,不會影響公司在客戶供應鏈中的地位,不曾也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藍思科技方面還表示,去年5月,公司發現該情況後,立即按照公司相關管理制度和規定,及時採取了必要措施避免公司利益受到進一步損害,並對該員工給予開除處分。同時,公司積極配合公安和司法機關進行調查取證,其已受到了法律的嚴懲。另外,公司前次股權激勵計劃已於2018年終止,鄭秋麗不存在享受公司股權激勵的情況。

藍思科技還強調,近年來,公司在反腐方面一直保持高壓態勢,對供應商的貪腐行爲執行“一票否決”制度,持續跟蹤、審覈各類已導入供應商,不斷完善內部控制和公司治理結構,持續提升、優化供應鏈管理。同時,公司制定了《關於管理人員廉潔自律的十項規定》等反腐倡廉制度規定,通過開展多種形式的集團廉政警示教育系列培訓活動讓員工學習公司廉潔文化、推廣嵌入式廉潔風險防控和廉潔文化建設,保證公司內部控制制度運行的規範、高效。對於發現存在不法行爲且情節嚴重的,公司一經查證後全部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對於有媒體質疑公司去年採購總額下滑,藍思科技方面對此解釋稱:“供應鏈的持續改革爲企業的長效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按照公司董事會的戰略佈局,去年公司反腐和供應鏈管理已取得了階段性成果。2019年,公司大幅提高了原輔材料的自制比例,採購成本大幅優化;對主要供應商進行了優化管理,並導入了新的供應商,採購價格明顯下降;公司的良率水平也在不斷提高,節約了原材料消耗。因此,2019年公司採購額同比減少。”

藍思科技表示,公司內部控制在所有重大方面是有效的,不存在重大缺陷。公司設有紀檢監察辦,專門負責廉政反腐工作,全方位監督各部門履職行爲,肅清腐敗分子,開展廉政警示教育。公司將繼續推進內部管理變革,不斷優化供應鏈和管理團隊結構,提升管理水平,持續釋放綜合競爭優勢,確保高效、高質量發展,積極回報廣大投資者。公司也在此呼籲,希望供應鏈企業自覺遵守國家法律法規,規範自身商業行爲,共同營造和維護良好的營商環境,實現健康可持續發展。

實際上,這並不是藍思科技第一次爆出貪腐案。2019年8月,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出具的一份二審刑事裁定書顯示,藍思科技工程技術部員工喻宏峯、劉明、陶德仁、尹遠四人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藍思科技供應商伊萊特公司的賄賂款,其中喻宏峯共計收受賄賂款68萬元左右,劉明收受賄賂款30萬餘元。

記者也注意到,隨着體量越做越大,一些大公司的貪腐亂象也不少。2013年,富士康就曾出現過讓郭臺銘震怒不已的內部貪腐案。2018年以來,OFO、滴滴、大疆等企業都有內部貪腐現象曝光。

每日經濟新聞

其他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