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合同簽了三年,中介公司過半年就“毀約”要退房,稱房子不符合市場價

原本與中介公司簽了三年的租房合同,如今才過半年,但成都的張女士近日在催收房租時,對方卻突然表示不會再租用她的房子,同時也不會付新季度的房租,理由是“房子不符合市場價”,要求她收回房子。

張女士稱,中介公司突然提出要她收回房子,而不再租的理由也讓她不能理解,“當初簽好的合同我也沒有違約的地方,現在他們說不幹就不幹了,也不願意付違約金”。


張女士對中介公司的做法感到不能理解

7月24日,紅星新聞記者聯繫到租張女士房子的四川悅冠商業管理有限公司,其工作人員表示:“根據雙方簽訂的合同,她的房子不符合市場價格,別的房東都是租兩千,她給我們租的三千,合同上有寫若該房屋嚴重不符合規定的話,乙方可以無條件解除合同。”

房東:

到約定時間收不到房租

中介公司剛過半年就“毀約”

去年年底,成都的張女士把自己的房子,租給一家名叫四川悅冠商業管理有限公司的中介公司,希望通過出租這個房子來減輕另一個房子的房貸壓力。合同顯示,簽約甲方爲張女士,乙方則爲四川悅冠商業管理有限公司,簽約時間爲三年,以每個月約3000元的價格出租。

第一季度的收租進行得很順利,與張女士溝通的中介公司業務員按時打了房租,到了第二季度,她得知當初的業務員離職,由新的業務員接手,“態度很差,拖延了第二季度房租;到了第三季度,又過了時間,我還是沒收到房租。”



張女士和中介公司業務員的聊天記錄

遲遲沒有收到第三季度房租的張女士前去詢問業務員,對方突然表示讓她收回這個房子,公司不會再租了,也不會付錢。聊天記錄顯示,對方稱張女士的房子“不符合市場價”“按照合同約定,該房屋嚴重不符合市場價,我方有權利單方面無條件解除合同”“你有什麼爭議去法院告去”……


合同中關於違約責任的約定

突然單方面的“毀約”讓張女士摸不着頭腦,合同第八條違約責任明確,出租代理期內任一方單方提前終止合同,即構成違約,違約方須向守約方支付三倍房租的違約金。她隨即通過多種方式嘗試與該公司商談違約處理,但中介公司卻不承認違約,並在協商中表示“付違約金是不現實的”,同時向張女士提出了兩種解決方案:走司法程序,或是降低季付房租至2000元一月繼續出租。

在雙方並未談妥的情況下,中介公司把張女士房子的三個門卡及鑰匙,放回門口消火栓旁,“我們去找沒有找到,打電話又問,對方說那可能是弄丟了,後來又說用電卡里剩的120元來抵。”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自己的房子只有一份鑰匙,就交給了中介,現在鑰匙不見了,門鎖電機都壞了,更換需要近千元,且不知道屋裏的情況,而中介不承認合同,也不願意付違約金。

中介公司工作人員:

房子不符合市場價

“法院怎麼判我們怎麼賠”

張女士告訴紅星新聞記者,自己的房子位於駟馬橋附近的永立星城都,是一室一廳式的公寓,因爲是新房,周圍設施配套都很齊全,所以租金相對高些。


同一小區房源租金價格

紅星新聞記者在租房平臺檢索發現,該小區同類公寓出租價格在2000至3500不等,其中以2600左右居多。張女士說,出租價格是當初談好的,“這也是經過他們評估的,就是這個價,現在中介說別的房東價格低我的高,就不租了,那如果漲價了他們會反悔嗎,價格走勢誰都說不準,不能不按合同辦事”。


合同中的第七條規定

針對中介提的理由“房子不符合市場價”,張女士表示合同沒有此類規定,但對方以合同第七條來回復。紅星新聞記者在合同上看到,第七條中規定“(甲方)交付的房屋嚴重不符合合同約定或影響承租人安全、健康的”,乙方有權單方面解除合同。

根據張女士提供的聯繫方式,紅星新聞記者聯繫到四川悅冠商業管理有限公司的吳姓工作人員,其表示根據合同規定,張女士的房子不符合市場價格,合同上有寫甲乙雙方,若該房屋嚴重不符合規定的話,乙方可以無條件解除合同。

但對於合同中該房屋嚴重不符合規定的具體含義,吳先生稱:“就是大致意思,別的房東都是租兩千,她給我們租的三千,我們是傻的嗎,我們給了押金,打了半年房租,她也沒有一點損失。當初籤的的時候她那個小區是新小區,沒有人知道價格,她要是有什麼不滿意,打官司都可以,我們並不是說不給她賠錢,法院怎麼判我們怎麼賠。”

律師說法:

中介公司沒有單方解除權

其行爲應屬違約

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宋宏宇律師表示,中介公司的行爲屬於違約,其強調的不符合市場價不能作爲單方面解約的理由,單方解除權只能由法律規定或合同約定。現在的情況下,中介公司沒有單方解除權,其單方不履行合同的行爲屬於違約,張女士可以主張其承擔違約責任,方式可以選擇繼續履行合同,或由張女士單方解除合同,同時主張中介公司承擔違約金。此外,因中介造成鑰匙丟失,故其還應承擔換鎖的費用。

四川澳南律師事務所曾林剛律師認爲,首先需要確認雙方租賃合同的效力。從當前的資料和事實反映的情況來看,雙方的合同並不符合《合同法》第52條規定的無效情形,故應屬有效合同,雙方應按合同的約定履行各自義務。

合同有效的情況下,解除合同後方可不履行相應的義務。解除合同有三種方式:一是協商解除,二是法定解除,三是依約解除。當前中介公司是以依約的方式解除,其稱依據合同約定的“若房屋嚴重不符合規定的話,乙方可以無條件解除合同”,但雙方並沒有對嚴重不符合規定的情形進行具體約定,屬於約定不明。按照《合同法》第125條的規定,對合同條款理解有爭議的,應當按照合同目的、交易習慣、誠信原則等進行確認;而交易價格是雙方自願達成的意思表示,且價格的波動是市場自然規律,市場價格現雙方各執一詞並無定論,也沒有第三方權威機構的認定,另外價格因素也並不影響合同的履行。因此中介公司欲以此解除合同,於法無據、於事實無據,故中介公司沒有單方解除權,其行爲應屬違約。如雙方協商無果,建議張女士可通過司法途徑進行維權,但應有相應的證據支撐其主張的事實和觀點。

紅星新聞記者 馬天帥 劉成夢 實習生 譚元鍇 攝影報道

編輯 張莉

(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

最新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