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航空拒載抑鬱症患者合法嗎

2020年10月14日,有網友爆料稱其與女友在威海大水泊機場準備乘坐春秋航空公司9C8743次航班前往南京,因女友患有抑鬱症,所食藥品的副作用產生手抖的情況導致其被航空公司拒載,工作人員還在公衆場合詢問私密病情,使其女友情緒崩潰,病情復發。

隨即網絡上便出現了諸多“春秋航空拒載抑鬱症女乘客”的報道。

很快春秋公司回覆稱他們是在旅客情緒比較激動、病情不明,沒有專業醫療意見的情況下,出於對旅客本人及其他所有旅客的飛行安全考慮,謹慎地做出了這一決定。

對於此事件,網絡上的評論較多。有的認爲航空公司的做法是對旅客的生命安全負責,有的認爲航空公司工作人員工作方式不當,甚至是對抑鬱症患者的歧視。

根據《中國民用航空旅客行李運輸規則》第34條的規定,傳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況可危及自身或影響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運人不予承運。

但抑鬱症是否屬於該條規定的情節還存在爭議。

實際上,在航空公司無法確定旅客的病情且當時旅客的病情外在表現較爲激烈以及旅客情緒難以控制的情況下,航空公司作出拒載的決定並非失當。

現今,民航飛行量越來越大,飛行安全變得格外重要。飛行安全並非是在某一時間節點就能確定的,飛機安全是一種持續的安全,隨着時間的推移,依然能夠保持着安全飛行。

結合該名乘客登機前的健康狀況,航空公司也無法確定乘客的身體狀況是否能夠一直保持在穩定狀態,不受到飛機起降、顛簸以及情緒的影響而惡化,導致危及自身或影響其他旅客安全的情況發生。

但是,也不能一刀切的否定了乘客享有的乘機權利以及過分賦予航空公司拒載的權利,乘客的權利及隱私也應當受到尊重。畢竟不論何種疾病,總有輕重之分,亦不能一刀切的否定了某類疾病患者不得乘機。

目前,我國法律及有關規定中並未明確此類患者是否可以乘機,各航空公司對於此類患者也無特殊規定。

自由與安全本就是矛盾的,我國法律、相關規定以及航空公司應當在二者之間尋求一個平衡點,在能夠確保飛行安全的情況下,給予特殊患病羣體特別的照顧與關懷。

法律法規及各航司規定有必要進行完善,明確航司可拒絕患者乘機的情況、需要監護人陪同、需要提供醫學健康證明等情況,明確航司拒絕患者乘機的流程,拒絕乘機後患者的申訴途徑等等。各機場也可設立專門的醫療團隊,除了爲患者提供醫療服務外,也可對此類事件發表專業醫療意見。只有允許救濟,才能避免此類事件的不斷上演。

其他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