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不住了,負債7000億,工資發不出,萬億資產巨頭被接管

近日,馬雲談及年輕人說壓力大,他說:誰都有壓力,我現在壓力也很大。當阿里還很小的時候,就希望儘快做大,這樣就會更安全一些,壓力也小一些,但沒想到做到之後,壓力反而更大了。小企業有生存壓力,而大企業也有安全危機,沒有任何一家企業是百分百安全的,任何一個動作都有可能對企業造成致命危機。

就好比去年剛以6183億營收入圍《2019年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二名,僅次於華爲的海航集團。按理說,這樣的超級巨無霸企業,那肯定安全無比,誰能輕易打敗?然而,這都是表面現象,是外強內枯的一家企業。負債高達7000億,到2019年底,董事長都告知工資無法正常發放。進入到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更是將其擊垮,最後被政府接管重組。

2020年,決勝年變成了倒下年

2017年,海航債務問題集中爆發,負債最高時曾達7179億元,最“窮”時連旗下航空公司燃油費都沒錢付。

面對高額的負債,海航只能通過甩賣資產來解決,據瞭解,過去2年來,已經賣出了3000多億資產,但是仍然沒有解除海航的債務危機。所以,在去年12月底,海航董事長陳峯在新年賀詞中,將2020年定爲化解風險的決勝之年。

按照陳峯的規劃,如果能夠安全挺過2020年,那海航這盤棋就能徹底盤活,走上健康的發展道路。然而,海航很不幸地遇到了疫情。

海航是中國第四大航空公司,航空是其核心業務,以361架飛機運營着國內外2000餘條航線,每年的春節是航空的旺季,如果是正常年份,應該能爲海航集團創造不少現金流。

然而,疫情發生半個月後,國內航空業務就下降了70%,這對海航來說是致命打擊,到2月29日,隨即就宣佈被海南省政府接管。從疫情發生開始到被接管,也就用了一個多月時間。

可以說疫情對海航發起了最後的致命一擊,但海航又是幸運的,因爲它沒有直接破產重組。

一直以來,海航都是海南最大的企業,也可以說是海南的品牌形象,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出現瞭如今的局面,政府都不願意看到它倒下。如果海航是在國外,可能早就申請破產了。

疫情在全球擴散之後,航空業遭遇了重創,損失了幾千億美元,有超過10家以上的航空公司無法正常運營。澳大利亞第二大航空公司維珍航空,南美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拉塔姆航空公司,拉丁美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智利南美航空,都沒能支撐下去,申請了破產。

海航問題出在哪裏?

1992年,海航由陳峯和王健等人聯合創立,當時海南省政府給了啓動資金,但買一架飛機都不夠。之後,通過集資的方式籌集到了2.5億,買了飛機開啓了海航發展之路。

海航的發展之路,就是不斷地用飛機等資產做抵押,從銀行貸款等方式獲得資金,然後快速的做大規模。在與各地政府合作也差不多這樣,所以,先後收購了不少小航空公司,建立起一個龐大的航空帝國。

2010年開始進軍全球,進入到了瘋狂的買買買過程。進入了12個,涉足44個細分行業,旗下擁有12家A股上市公司、3家港股上市公司、22家新三板掛牌公司。公司總資產也飆升至12319億元。

其實,海航的發展方向其實沒問題,大企業多元化很正常,阿里、騰訊、萬達、恆大,哪個不是多元化發展,只是海航擴張的太瘋狂。

企業越大,負債越多,基本都不是靠自己的錢在發展,而是靠銀行借款,或者是投資者的錢。但一定要有一個安全性,要備足資金才行,不然哪一天突然資金斷裂了,立即就扛不住了。

近日,騰訊控股從發改委獲批60億美元的外債發行額度,對於利潤近千億的騰訊,還要發外債,說明是爲了保證足夠的資金。此前在2013年,阿里也獲得了銀行80億美元的授信,其實根本不缺錢。宗慶後一直說娃哈哈賬上躺着100億現金。

接管後的海航怎麼樣了?

如今疫情尚未結束,國際航班基本上停頓,國內還在慢慢恢復中。對於以航空爲主業務的海航來說,這無疑是沉重的打擊。

據瞭解,一季度海航控股收入同比下滑63.03%,歸母淨利潤爲-62.95億元,同比下滑652.14%,虧損大幅增長。4月30日,經過央行協調,同意爲海航新增貸款。另外,欠的中國農業銀行的40億美元也被批准延期償還。

對於積重難返的海航來說,想要解除債務危機,實現重組真沒那麼容易。不過,海航其實還是有很多優質資產的。海航這個品牌就很值錢,根據國際航空運輸評級組織Skytrax的評級,海航連續9次蟬聯五星級航空公司。

從海航的事件中,我們可以虛取不少教訓,最核心的一條就是負債率的安全性,海航流動負債佔比高達92%,而國航的負債率僅爲64.8%,這就是良性經營的結果。有多大的能力,就跑多快,海航明顯是過於高估自己了,步子邁得太大了。#海航集團#負債#航空收藏

按照陳峯的規劃,如果能夠安全挺過2020年,那海航這盤棋就能徹底盤活,走上健康的發展道路。然而,海航很不幸地遇到了疫情。

海航是中國第四大航空公司,航空是其核心業務,以361架飛機運營着國內外2000餘條航線,每年的春節是航空的旺季,如果是正常年份,應該能爲海航集團創造不少現金流。

然而,疫情發生半個月後,國內航空業務就下降了70%,這對海航來說是致命打擊,到2月29日,隨即就宣佈被海南省政府接管。從疫情發生開始到被接管,也就用了一個多月時間。

可以說疫情對海航發起了最後的致命一擊,但海航又是幸運的,因爲它沒有直接破產重組。

一直以來,海航都是海南最大的企業,也可以說是海南的品牌形象,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出現瞭如今的局面,政府都不願意看到它倒下。如果海航是在國外,可能早就申請破產了。

疫情在全球擴散之後,航空業遭遇了重創,損失了幾千億美元,有超過10家以上的航空公司無法正常運營。澳大利亞第二大航空公司維珍航空,南美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拉塔姆航空公司,拉丁美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智利南美航空,都沒能支撐下去,申請了破產。

海航問題出在哪裏?

1992年,海航由陳峯和王健等人聯合創立,當時海南省政府給了啓動資金,但買一架飛機都不夠。之後,通過集資的方式籌集到了2.5億,買了飛機開啓了海航發展之路。

海航的發展之路,就是不斷地用飛機等資產做抵押,從銀行貸款等方式獲得資金,然後快速的做大規模。在與各地政府合作也差不多這樣,所以,先後收購了不少小航空公司,建立起一個龐大的航空帝國。

2010年開始進軍全球,進入到了瘋狂的買買買過程。進入了12個,涉足44個細分行業,旗下擁有12家A股上市公司、3家港股上市公司、22家新三板掛牌公司。公司總資產也飆升至12319億元。

其實,海航的發展方向其實沒問題,大企業多元化很正常,阿里、騰訊、萬達、恆大,哪個不是多元化發展,只是海航擴張的太瘋狂。

企業越大,負債越多,基本都不是靠自己的錢在發展,而是靠銀行借款,或者是投資者的錢。但一定要有一個安全性,要備足資金才行,不然哪一天突然資金斷裂了,立即就扛不住了。

近日,騰訊控股從發改委獲批60億美元的外債發行額度,對於利潤近千億的騰訊,還要發外債,說明是爲了保證足夠的資金。此前在2013年,阿里也獲得了銀行80億美元的授信,其實根本不缺錢。宗慶後一直說娃哈哈賬上躺着100億現金。

接管後的海航怎麼樣了?

如今疫情尚未結束,國際航班基本上停頓,國內還在慢慢恢復中。對於以航空爲主業務的海航來說,這無疑是沉重的打擊。

據瞭解,一季度海航控股收入同比下滑63.03%,歸母淨利潤爲-62.95億元,同比下滑652.14%,虧損大幅增長。4月30日,經過央行協調,同意爲海航新增貸款。另外,欠的中國農業銀行的40億美元也被批准延期償還。

對於積重難返的海航來說,想要解除債務危機,實現重組真沒那麼容易。不過,海航其實還是有很多優質資產的。海航這個品牌就很值錢,根據國際航空運輸評級組織Skytrax的評級,海航連續9次蟬聯五星級航空公司。

從海航的事件中,我們可以虛取不少教訓,最核心的一條就是負債率的安全性,海航流動負債佔比高達92%,而國航的負債率僅爲64.8%,這就是良性經營的結果。有多大的能力,就跑多快,海航明顯是過於高估自己了,步子邁得太大了。

其他話題

娛樂

有一種憋屈,叫丁當

隨着《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二期節目的播出,丁當再次成爲了話題人物。

丁當所在的團是7人組成的《艾瑞巴迪》,除了丁當以外,這個團還有張雨綺、黃聖依、許飛、吳昕、劉芸、張萌。

乍一看這些名字,除了吳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