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斷7年後印度又找歐洲談自貿協定,有啥心思?


據外媒報道,印度貿易部長近日表示,印度已開始與歐盟展開貿易磋商,也有意願與英國就自由貿易協定展開對話。在印歐貿易談判中斷多年後,重啓談判背後究竟有何考量?

尋找更多買主

路透社7月12日報道稱,印度貿易部長皮尤什·戈亞爾11日表示,印度已與歐盟貿易專員展開磋商,可能達成初步的優惠貿易協定,最終目的是雙方之間達成自由貿易協定。戈亞爾還表示,印度對與英國就自由貿易協定展開對話保持開放態度。“貿易談判將涉及多個領域。這將取決於英國和歐盟誰會率先響應。”

戈亞爾表示,除了藥物以外,印度在紡織品、手工藝品、皮革、傢俱、工業器械、玩具等諸多領域,都可以爲英國和歐盟提供有競爭力的價格。

據悉,印度與歐盟曾於2007年展開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但由於在不少貿易條款上存在分歧,談判於2013年被擱置。

不少分析認爲,印度現在重啓談判是爲了爲國內出口開拓新渠道。

《外交學人》指出,印歐自貿談判停滯後,印度始終在重新劃定它的經濟圈,併爲自己設定到2025年成長爲5萬億美元經濟體的目標。如果印度要達成這一宏大目標,仍需依賴出口和對內投資。

路透社也稱,印度的經濟增長很大部分受到國內消費以及歷屆政府不斷擴張出口的驅動。過去6年中,莫迪政府一直致力於推動出口,並提出了“印度製造”等理念,但收效甚微。

此外,印度在去年已退出由東盟10國發起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該協定旨在通過削減關稅及非關稅壁壘,建立16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有分析稱,印度退出RCEP是出於對中國進入其市場的擔憂。而作爲亞洲第三大經濟體,印度需要爲其出口商品尋找新的市場。

復旦大學南亞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民旺認爲,儘管從印度外交的地緣政治維度看,歐洲的重要性顯然不如其他大國,更不如印度的周邊鄰國。但是從經濟維度上,特別是從貿易、投資和技術引進方面來考慮,歐洲卻是印度發展經濟和追求大國地位所不可或缺的夥伴。

歐洲外交委員會(ECFR)網站指出,如果印歐達成自貿協定,將在政治和經濟上對雙方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政治方面,一旦達成協定,印度將成爲與歐盟第一個簽訂自貿協定的新興經濟體,歐盟將藉此提升其在全球貿易治理中的地位。對印度而言,協定將幫助莫迪政府打造“印度製造”的理念,並有助於建立印度在地區內的領導地位及其全球製造業中心的定位。

經濟方面,自貿協定將提升雙方的貿易和投資流動,是互惠互利之舉。數據顯示,歐盟是印度主要貿易伙伴,2017年約佔印度貿易總額的13%,也是印度技術轉讓的主要來源。印度則是歐盟第九大貿易伙伴,2017年佔歐盟貿易總額的2.3%。2002-2018年間,印歐貿易額增長了3倍,從280億歐元上升至910億歐元。對歐盟來說,自貿協定將使歐洲企業有機會進入一個13億人口的龐大市場,或將成爲歐盟擺脫長期經濟萎靡的一種途徑。

談判絕非易事

儘管印歐重啓貿易談判對雙方都有利,但分析認爲,前路仍有不少挑戰。

回首雙方談判的“老路”,就走得頗爲坎坷。印度與歐盟之間經過6年、16輪漫長談判,最終協定仍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這暴露出雙方在貿易談判上仍有不少癥結,例如印度政府曾質疑歐盟單邊禁止700多種印度藥品出口,並希望歐盟破除服務業保護壁壘,呼籲簡化簽證和用工制度;歐盟則希望印度進一步降低汽車和酒類關稅。

有分析認爲,未來重啓談判,印度可能會尋求藥品以外的商品出口可能性。歐洲外交委員會分析指出,新一輪談判預計將把談判重點放在工業商品、農業關稅和服務、市場準入及政府採購、投資框架、知識產權法規和競爭,以及環保、勞工權利等可持續發展問題上。

林民旺表示,不看好印歐談判前景。其一,印歐談判中斷已久,雙方妥協餘地已然很小,重啓談判信心和熱情不足。而且印度向來在國際談判中表現固執,堅持己方訴求,更降低了協定達成的可能性。其二,從印度自身外交戰略上看,除了德國以外,莫迪政府對其他歐盟國家重視不夠,不如美國、中國、俄羅斯、日本等其他大國。

還有分析指出,英國“脫歐”後爲印英之間簽訂自貿協定掃除部分障礙。未“脫歐”前,英國是歐盟成員國中印度的主要貿易伙伴之一;2002-2018年間,印度與英國之間的貿易額平均每年以8.8%的速度增長。從可操作性上看,英國可能比歐盟更容易與印度達成自貿協定。對印度來說,與英國貿易“牽手”可以給其他亞洲國家施壓,促使他們開放貿易;同時,鑑於印巴關係緊張,達成協定也符合印度在地緣政治上的考慮。

不過,印英之間貿易談判仍有其他問題,例如雙方在減少各自進口關稅上存在分歧,英國政府對移民簽證數量和知識產權保護仍有顧慮,都將給談判帶來困難。

此外,歐元區的不確定性、全球經濟增速疲弱,以及美國特朗普政府對貿易保護主義的追求等政治因素,也將給印歐、印英貿易談判的前景帶來影響,促使相關國家在迴歸談判桌後重新審視自己的紅線。

最新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