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二次上市的誘惑:美股有點危險,競爭很燒錢

全球風向變化,回家的誘惑,對B站格外強烈。

7月9日下午,據媒體報道,兩位知情人士透露,B站正考慮加入其他在美上市中國公司行列,在香港二次上市,最初出售10%股份。對此,B站方面第一時間向21世紀經濟報道迴應稱“不予置評”。

又是曖昧的“不予置評”。據前述報道,一位消息人士透露,B站正在考慮出售5%至10%的股份。由於談判還處於早期階段,目前尚不清楚B站希望通過二次上市獲得多少資金。消息人士表示,B站要等到明年纔會在中國香港上市,因爲香港上市規則規定,在當地二次上市的企業,必須要在另一家交易所取得至少兩個財政年度的良好監管合規記錄。

2018年03月,B站在納斯達克上市。據招股書,B站IPO中發行42,000,000股ADS股份,以11.50美元/存託證券的定價計算,整體募資規模4.83億美元,市值達到32.03億美元。加上承銷商可能執行的630萬股超額配售部分,B站最大募資額爲5.5545億美元。

上市當日,B站開盤即遭到破發。但投資人還是相當看好B站,隨後,B站進入循環式上漲通道,截至7月8日收盤,B站報46.67美元,漲幅0.95%,是發行價的4倍,市值162.15億美元。

一季度,B站總淨營收人民幣23.155億元(約合3.270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69%,超市場之前預期;淨虧損爲人民幣5.386億元(約合7610萬美元),與去年同期的淨虧損人民幣1.956億元相比有所擴大。這樣的市值,對一家虧損線依舊漫長的公司,無異相當友好。

投資人對B站有着想象力。與長視頻比低得可憐的內容成本,多元且基本成型的以遊戲爲主的變現模式,持續增長的流量,都是難得空間。

這樣的B站,依舊爭取回港股,因爲,風向變了。

“歡迎回家”

B站能回港股的背景是,港交所改革。

2018 年,港交所修改主板上市規則,鼓勵科技創新型公司來港上市,包括允許符合條件的尚未盈利或沒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來港上市、允許同股不同權的新興及創新行業公司來港上市、允許符合資格的中資及國際公司在港二次上市。

港交所張開懷抱的背景是,在美國民粹政治升溫背景下,《外國公司問責法案》成爲高懸在中概股頭上利劍。 從 4 月2日至今,美國接連行動,發佈新興市場投資風險警告聲明、修改納斯達克上市規則、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等,就財務報告和相關信息披露對 中概股公司圍追堵截。

系列法案的出臺本身增加了中概股公司審計和法律意見的諮詢成本、以及爲滿足規範要求的調整成本。同時,法案本身釋放出美國加強對中概股監管的強烈信號。雪上加霜的是,瑞幸造假醜聞,讓中概股在美國上市的處境充滿更多挑戰,中概股公司需要做好相關的預防性戰略準備。

大巨頭已經搶先行動。2019年11月,阿里巴巴在中國香港二次上市,籌得資金129億美元。不久前,京東和網易也在中國香港上市,各自籌得39億美元和31億美元。

當然,也有公司逆風而上,背後原因是多重的。7月8日,同性交友軟件Blued母公司藍城兄弟正式登陸納斯達克。上市首日,藍城兄弟股價連續觸發熔斷機制,股票多次停牌。截至收盤,藍城兄弟報23.43美元,股價大漲46%,市值爲8.35億美元。

市場與政治,反覆拉扯,上市公司們,也只得被動附和。

“東風西風”

B站幸運在於,有得選,且加劇的競爭鼓勵着選擇。

7月5日,知名遊戲UP主“敖廠長”迴歸B站,並在7月7日進行簽約直播首秀。次日,前財經UP主“巫師財經”在西瓜視頻上傳了他的第一支獨家視頻。

6月14日, “巫師財經”發佈《【退出B站】《鮮衣怒馬少年時》——關於網紅、內容產業、我的成長》的視頻,宣佈退出B站。當晚B站發出迴應,稱希望“巫師財經”撤回退出 B 站的聲明,否則將提出起訴,同時表示已凍結 “巫師財經”賬號。

爭議的關鍵點在於長期內容合作協議簽署問題。B站稱,已經與 “巫師財經”簽訂長期內容合作協議,但在上個月“巫師財經”單方面提出解約,B站獲知其與國內某視頻平臺簽署了排除B站的內容合作協議。B站表示,希望“巫師財經”撤回退出B站的聲明,否則將起訴“巫師財經”的單方面違約行爲。“巫師財經”則曬出其和B站溝通“不簽署協議”的郵件內容。

對於離開B站,“巫師財經”在視頻中說得很清楚,收入太低,單純靠着熱情支撐,很難持續,費力不討好。這意味着,未來,爲留下UP主,B站不得不付出越發高昂的成本。

據市場傳聞,爲籤回敖廠長,B站開出高達4000萬人民幣價碼,不過對此雙方都已否認。

B站核心框架是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即UP主創作的視頻)模式,財報顯示,一季度,PUGV佔據B站整體播放量的91%,構成社區內容生態基石。而流量,是B站所有變現模式的根本。

以B站最大營收來源遊戲爲例,一季度,B站移動遊戲收入11.5億元,佔比50%。《FGO》的成功,奠定了B站上市基礎,但背後是二次元遊戲用戶與核心二次元視頻用戶的高重疊度。以B站旗艦獨代遊戲《FGO》爲例,早在2016年9月iOS端和10月安卓端國服上線之前,B站已經積累很多Fate粉絲,很多玩家是先接觸到《Fate/stay night》的動畫。B站對Fate系列動畫均有正版採購,包括《Fate stay night》系列、《Fate/Apocrypha》和《Fate/EXTRA Last Encore》等,Fate系列的二次創作在B站一直非常熱門。B站甚至不太需要主動導流。同時,多位B站知名UP主,均是從遊戲主播轉型到其他門類。

PUGV模式更大優勢在於,內容成本相當有限,這是長視頻網站囚徒困境的根本,B站掠過,這也成爲其相對競爭優勢。但得知失之,收入有限的UP主,也成爲容易被挖的風險敞口。

問題在於,並不是B站不想給錢,關鍵是還在虧損的公司,並沒有太多錢,燒不起。

一季報分析師會議上,B站CFO(首席財務官)樊欣透露,獲得索尼投資後,B站擁有超過100億元的現金儲備,實際資金消耗大約是2億元左右,比記錄的虧損要少,財務狀況很健康。但這些錢依舊燒不起,一季度,愛奇藝淨虧損29億元(約合4.060億美元),虧損近7成,來自高昂內容成本。

失去UP主與失去現金流,對B站來說,都不可忍受。5月27日,據媒體報道,TikTok(抖音短視頻國際版)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去年營收超過170億美元,淨利潤超過30億美元。知情人士還透露,字節跳動目前手頭有超過60億美元的現金。直接對手現金流充裕程度,大大加強B站危機感。

6月26日,B站董事長兼CEO陳睿透露,B站使命是,爲用戶構建社區,爲創作者搭建舞臺,出品最好的中國動畫和遊戲。“國產動畫大部分是收不回成本的,這也是B站去年虧損了13億人民幣原因之一。但我們對國產動畫和遊戲的支持會一直持續下去。只要我們團隊還在爲這三個使命而努力,B站的本質就沒有變。”陳睿不諱言。

UP主、中國動畫和遊戲都需要錢,越多越好,越快越好。二次上市,能夠很大程度上解決這一問題,今天B站股價不低,募資成果註定不菲,東西方投注,雙向渠道,也更有安全保障。

當然,東風也有要求。據港交所,二次上市公司,須爲創新產業範疇的公司;大中華髮行人或非同股同權的非大中華髮行人市值至少400億港元,否則市值至少爲 100 億港元且近一年收益至少爲 10 億港元,同股同權的非大中華髮行人市值至少 100 億港元。 同股不同權公司,須是高增長的創新產業公司;市值至少爲400億港元,或市值至少 100 億港元且最近一年至少 10 億港元收益。

目前,B站市值超1256億港元,自然滿足要求,努力維持市值至明年,是必選項。目前來看壓力不大,回港二次上市傳聞下,B站盤前漲幅5.85%,報49.40美元。但黑天鵝事件頻發的今天,一切皆有可能。

另據興業證券梳理,在 251 只中概股中,按照截至 7 月 3 日的數據,有 26 家新經濟公司符合港股二次上市條件。除了已經在港上市的阿里巴巴、京東、網易,還有包括拼多多、好未來、百度、騰訊音樂、新東方、愛奇藝等。

大氣變化,東風還是西風,每個巨頭都必須做出選擇。

其他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