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男女老少都有蝨子,現在怎麼沒有了?蝨子是哪來的?

說起頭蝨,大部分小夥伴應該都有印象,小時候總是抓不乾淨,好不容易洗澡換衣服消停幾天,和同學玩幾天又渾身發癢了!現在頭蝨幾乎絕跡,我們正在享受社會進步打來的福利,但在幾百年前,歐洲即使皇室也無法杜絕蝨子的瘋狂蔓延,甚至互相抓蝨子成了一種社交禮儀!

頭蝨和蝨子的前世今生

其實蝨子的種類很多,人體和哺乳類動物身上都有大量寄生,不過本文主要說寄生人體的三種,一般人體上寄生的蝨子有體蝨、頭蝨和陰蝨,很多朋友經歷的應該是頭蝨!

蝨子在百萬年前就開始寄生在了人體身上,科學家還因此推斷出在很久以前,智人的祖先和類人猿以及直立人之間有過一段不可描述的往事!事情是這樣的,科學家發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蝨子居然會同時寄生在人體身上,根據DNA差異的分析,這兩種蝨子大約在120萬年前就開始了分化!

當時它們是寄生在兩種不同的人種生身上,後來爲什麼又在一起了呢?當然是通過親密接觸啦,你說現代人社交禮儀是多樣化的,比如一起玩耍之類,但智人與類人猿以及直立人之間還能玩什麼?當然是...此處省略1500字!

如果尼安德特延續到現在,尼人女子的樣子

頭蝨一般只寄生於頭部,產卵在髮根,頭蝨的成長過程有卵、若蟲和成蟲三期;它們整個生涯都在人的頭皮上完成,孵化、吸血、成長、排泄、交配、產卵與死亡,都不會離開!一隻雌性頭蝨產卵約300枚,從孵化到成蟲約23-30天,所以正常情況下,只要一隻,一年後滿頭都是蝨子!

頭髮中的蝨子卵

體蝨和陰蝨也類似,陰蝨的卵數量少一些,它們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以人體血液爲食,和蚊子吸食時會注入抗凝血蛋白一樣,蝨子也有類似的本領,所以人體被蝨子叮咬後奇癢難忍,所以小時候抓耳撓腮還是真的,絕不需要裝出來!

歐洲上流社會的抓蝨子社交

中世紀的歐洲對洗澡有一種錯誤的認識,他們認爲洗澡後毛孔張開,會有邪祟入侵引發疾病,因此不洗澡就成了常態,那麼可以想象一下,一個常年都不怎麼洗澡,衣物都是長袍飄飄的人,身上會散發出多少令人作嘔的味道!

沒錯這就是中世紀歐洲貴族與皇室的普遍現象,比如路易十四,外人面前衣着光鮮、地位無比崇高的皇帝的衛生習慣就像是一個流浪漢,臥室裏味重的無法入眠,只能用大量的香料來掩飾那濃重的味道!亨利八世則是一個酷愛出遊的皇帝,據說是爲了逃避那臭氣熏天的皇宮。

當然中世紀對蝨子之類認識並不足,也沒有很好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而且那令人作嘔的個人習慣蝨子問題是無解的!當普遍情況都是這樣時,其實也就是一個社會常態了,大家都坦然面對!所以貴族們在社交場合相遇,蝨子並不是需要回避的話題,而且很多時候抓蝨子甚至都成了表達關係的一種重要方式!

蝨子和歐洲黑死病

最近的研究發現,老鼠可能並不是黑死病的罪魁禍首!奧斯陸大學的一項科學實驗表明,人蝨和跳蚤可能是更重要的傳播方式,當然這裏說的是傳播途徑並不是只有大鼠一種,而更多的是人與人之間的寄生蟲交換,這導致了歐洲人口減少三分之一黑死病的肆虐。

爲什麼現在蝨子不見了?

現代人消滅蝨子的辦法有很多,但在過去在農村,滅蝨卻鬧出很多笑話甚至人命,因爲對皮膚吸收認識的不足,想當然的認爲農藥既然能殺死害蟲,當然也能殺死蝨子,因此有些小夥伴那慈祥的奶奶就會用農藥沾溼頭髮,然後還包上毛巾的方法來殺滅蝨子!

運氣好的小夥伴可能會伴隨着噁心和身體不適,如果吸收過多、運氣不好的小夥伴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但這種方法很明顯是無法讓蝨子絕跡的,因爲整個環境到處都存在“寄生蟲源頭”,一起的玩伴、家裏的衣物被子上撒落的蟲卵,還有你養的寵物身上都有怎樣的寄生蟲,又怎麼能徹底杜絕呢?

但現在蝨子幾乎已經絕跡了,你想要找個蝨子研究下都很困難,怎麼就不見了呢?因爲整個社會都在進步,你享受的是現代文明的成果,首先你家從到處都能鑽進老鼠夜貓的木結構房子搬到了水泥結構樓房!還有從一個月洗1-2次澡到一週都要洗幾次澡,最後到天天洗澡!即使身上有蝨子也無處可藏!

另外還有各種寄生蟲的藥膏,比如身體上發現蝨子可以使用0.01%二氯苯醚菊脂滅蝨溶液清洗塗擦,也可用50%百部酊塗擦以殺滅,這些都是人體安全的藥物。而衣服與被子的勤曬洗則成了寄生蟲最後的末日!

所以從蝨子的絕跡就看出一個國家整體發展水平!

最新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