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望 | 疫情影響巨大,利潤嚴重下滑,阿里的苦日子來了?

兩項核心指標,即使拋開嚴重下滑的利潤水平,對於尚且增長的營收,增速也堪稱阿里近年來的冰點。

騰訊新聞《潛望》 李儒超

阿里巴巴剛剛經歷最艱難的一個季度。

根據5月22日晚間披露的2020自然年一季度(對應阿里財季2020Q4)財報,阿里該季度營收人民幣1143.14億元,同比增長22%;歸屬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爲人民幣31.62億元,同比下滑88%。

【財報詳情】【】

兩項核心指標,即使拋開嚴重下滑的利潤水平,對於尚且增長的營收,增速也堪稱阿里近年來的冰點。


至少從財務水平上看,突如其來的疫情,確實讓近年來發展勢頭迅猛的阿里急剎車。

現金流水平更是能體現出阿里的微妙處境。一個反映阿里健康程度的重要指標------自由現金流,在本季度罕見爲負值,爲淨流出42.14億。

之所以產生如此糟糕的數據,很大程度上是因爲阿里的“造幣廠”熄了火,本季度來自日常經營活動的現金流淨額僅爲21.64億元,是上個季度1/45,是去年同期的約1/9。

用一個通俗的概念來說,這就是“入不敷出”。況且,這還是阿里開啓“大甩賣”之後的結果。

騰訊新聞《潛望》發現,本季度,阿里的處置投資所得現金流異常高,達到了98.16億元,遠高於上季度的18.92億元和去年同期的26.37億元。

而在2019Q3(即自然年2018年第四季度)之前,這一指標甚至都沒有在阿里財報中出現過-------大概其金額可能都沒有達到阿里披露的及格線。

顯然,如果沒有這近百億“大甩賣”回血救場,阿里本季度的現金流淨額水平會更加糟糕。

阿里已經開始“緊縮模式”。作爲處置資產現金流的對比,阿里另一項現金流指標-------投資及收購的現金流支出,本季度僅爲33.68億元,遠低於處置資產的現金流流入。

至少從現金流指標上看,近年來熱衷買買買、瘋狂對外擴張的阿里,已經迅速轉向了更爲保守的策略。

畢竟,疫情對阿里帶來的影響,很難說已經結束了。

在本季度財報裏,阿里明確表示,“我們無法判斷新冠肺炎對我們業務運營及財務表現帶來的最終影響,這很大程度受多項因素綜合影響,而這些因素仍是我們無法預測及控制”。

一季度的困難是暫時性的,還是隻是個開始,截至目前還難以下斷言。而華爾街也充滿疑慮,阿里發佈財報後,開盤即跌4.2%;收盤報199.16美元,大跌6.13%。

“造幣廠”熄火了,盒馬開始“養家”

疫情對阿里的負面影響幾乎是全方位的。國內零售市場的電商業務首當其衝。

阿里的兩項傳統支柱業務,即商戶服務營收增速(Customer management)與佣金營收(Commission),分別取得了3%與-2%的增速。與之前增速的對比,可以明顯看出,阿里業務的放緩程度。

其中,佣金營收的下滑,與阿里成交額的下滑直接掛鉤;而由於無法進行正常交易活動,商戶所繳納的營銷費用等所貢獻的商戶服務營收增速也幾乎停滯。

即便考慮到一季度是電商的傳統淡季,這一成績也意味着疫情對阿里的影響不算小。

但疫情之下,阿里電商的韌性也可見一斑。阿里在財報中披露,一季度天貓日用必需品和家庭用品等快速消費品的強勁增長以及對消費電子產品的需求,這些品類合共達到同比增長 25%。

即便上述增長同時被其他品類的負增長所抵銷,如服裝配飾、家居裝飾和汽車配件,最終天貓在線實物商品 GMV(剔除未支付訂單)的同比增長還是達到了10%。

可以說,疫情所帶來的日用必需品和家庭用品等品類的商機,一定程度上也給阿里帶來正面影響。

阿里在財報中還表示,疫情加速了商家的線上化,以淘寶直播爲例,截至 2020 年 3 月 31 日止三個月內,淘寶直播上使用直播的日活躍商家數同比增長 88%。

此外,截至2020年3月止財年,淘寶直播帶來的GMV同比增長超過100%。而淘寶直播的正面影響,直接增加了阿里的商戶服務收入,這也是該項收入增速勉強維持正值的重要原因。

不僅如此,疫情所帶來的裨益,在盒馬、天貓超市等自營新零售業務上體現的更爲突出。

阿里財報披露,盒馬鮮生2月和3月收入實現強勁增長,動力來自在線消費者數量增長、購買頻次提升和每筆單價提高。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季度,在線購買對盒馬 GMV的貢獻佔比約 60%,同比去年提升10個百分點。

與京東此前一樣,疫情期間,自營業務的影響度明顯更小,這使得盒馬、貓超在本季度異軍突起。

最終,盒馬所在的“其他收入”在本季度依舊維持了88%的高速增長,遠高於兩項傳統支柱業務的增速和總增速。而該項收入在總營收的佔比,達到了史上最高的22%。

此消彼長,阿里兩項傳統支柱業務的佔比則下滑至40%,同樣是阿里的最低水平。

阿里一直在改善營收結構,試圖增加電商之外其他業務的比重,以再造第二個阿里---------萬萬沒想到,最終會以這樣的方式成功實現。

拆解阿里非主營業務:遊戲大漲,但基數小;餓了麼現負增長

除了盒馬之外,阿里的其他業務就沒那麼幸運了。

其中,在跨境及全球零售市場上,阿里速賣通收入增長同比顯著放緩,主要是由於供應鏈和物流的中斷,對面向北美洲、南美洲和歐洲銷售的 GMV 增長產生了負面影響。自3月份起,Lazada 在部分國家受到一些負面影響,但訂單量仍保持增長。

而隨着疫情在海外的擴散,這一業務在二季度或許會迎來更艱難的時刻。

對此,阿里也明確表示,國際商業業務的收入佔2020財年總收入的7%,由於中國以外市場的需求仍然疲弱,該業務的恢復時間和節奏尚不確定。

在餓了麼口碑所在的本地生活服務上,一季度,該部分收入同比下降 8%,主要是受到了餐飲店鋪和本地商家大規模閉店的影響。

這也是本季度阿里各項主要收入指標上唯一一個出現負增長的版塊。

不過,一些並未出現在阿里營收表上的業務,如旅遊、交通及線下娛樂的業務,包括飛豬、阿里影業、大麥及高德,均在疫情期間受到負面影響。但因爲阿里並未詳細披露,具體影響不詳。

菜鳥、雲計算、大文娛等業務則基本維持正常水平,一季度受疫情相對影響較小。

1)菜鳥

本季度菜鳥網絡物流服務收入主要來自其國內及國際一站式物流服務與供應鏈解決方案,抵銷內部交易的影響後合計爲人民幣49.51億元,同比增長28%,主要原因是跨境及全球零售商業業務已履約的訂單量增加。

但需要強調的是,由於一季度末開始,國外疫情開始嚴重,菜鳥在二季度可能將面臨極大挑戰。

而國內方面,雖然菜鳥網絡包括衆多國內快遞物流企業,但考慮到不向消費者收費,其收入來自企業,進而受影響較小。

2)阿里雲

阿里雲依舊維持穩定增長,雖然營收增速58%爲該業務史上最低,但增速在近幾個季度以來波動不大。

而在虧損層面,阿里雲虧損有所收窄,但距離盈利依舊是臨門一腳。

2)大文娛(除阿里影業)

以優酷爲主體的大文娛業務增速繼續維持低速,同比增長僅5%。雖然疫情帶來了宅經濟紅利,但很顯然,優酷並沒有抓住這個機會。

大文娛的虧損也維持常態,虧損額33.78億元。以此計算,大文娛本季度的虧損率爲56.83%,高於上季度的46%,依舊沒有改善。

需要格外注意的是,本季度,阿里旗下的遊戲業務也跟隨遊戲行業,在本季度取得明顯增長。

財報披露,截至2020年3月31日止三個月,來自創新業務及其他的收入爲人民幣22.88億元,同比增長90%,增長的主要原因是來自在線遊戲和其他業務收入的增長。

然而,整個創新業務及其他的收入總額基數太小,增長對阿里的影響非常有限。從金額上看,該塊業務只佔到了總營收的2%。

阿里真的危險了嗎?

雖然從一季度財報看,阿里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業務拐點,但盲目看衰阿里同樣不明智。

事實上,雖然阿里淨利潤本季度僅爲31.62億元,同比下滑88%,下滑驚人;但更能反映日常運營利潤情況的NonGAAP下的淨利潤仍然高達222.87億元,同比增長11%,增速下滑情況明顯要好得多。

之所以兩項淨利潤水平出現較大差異,很大程度上是因爲美國會計準則下,計算了阿里巴巴集團對上市公司股權投資的市場價格。

由於一季度資本市場整體走低,導致持有大量外部上市公司股權的阿里出現權益縮水,縮水金額高達77.15億元;作爲對比,去年同期爲正向的186.65億元。

二者263.77億的差額,是兩項淨利潤水平出現巨大差異的主要原因。

而在現金流層面,雖然本季度出現了罕見的負向自由現金流,但其現象一定程度上也與速賣通支付服務重組的一次性影響有關。

阿里依舊擁有強大的抗風險能力。在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受限制現金及應收託管資金這一指標上,本季度期初阿里的賬戶餘額爲3715.24億元;期末,阿里餘額爲3459.82億元。

雖然降了,但在其龐大的資金儲備面前,阿里距離真正的“危險”,仍然十分遙遠。

最新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