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視科技拿了你的人臉數據嗎?


一個男生在一個人臉識別系統終端前登記註冊個人信息(圖文無直接聯繫)。(新華社記者 邵瑞/圖)

近日,創新工場董事長兼CEO李開復在名爲“HICOOL全球創業者峯會”的演講中提到,曾在早期幫助曠視科技公司找了包括美圖和螞蟻金服等合作伙伴,讓他們拿到了大量的人臉數據。

曠視科技(簡稱“曠視”)是國內知名的人工智能AI創業公司,與商湯科技、依圖科技、雲從科技共同被稱爲國內的“AI四小龍”。李開復的發言似乎驗證了公衆長期以來的擔憂:科技公司正在盜用大家的數據。

螞蟻集團、美圖秀秀和曠視都否認了數據共享一說,李開復也在微博上致歉稱發言系“個人口誤”,並稱合作中曠視提供AI技術給合作方,數據一直存在於客戶服務器中,不涉及任何數據共享與傳輸。

但公衆似乎對“口誤”一說並不買賬。上善若水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侯安揚在微博上發起了投票,“關於曠視的數據問題,你覺得李開復是說漏嘴了,還是搞錯了?”近6000人的投票中,有93%的人選擇了“說漏嘴了”。

早在2019年9月,曠視運用人工智能監控學生課堂一舉一動的實驗就曾引發網友聲討,稱其將人臉識別扭曲爲“人身監視”。

人們對個人隱私被侵犯的問題,已從懵然不覺轉變爲高度敏感。如今,與大數據有關的互聯網公司都不免要面對這樣的質疑:平臺是否擅自收集並使用了用戶的隱私數據。

南方週末記者分別向曠視科技和螞蟻金服發了約訪請求,但兩家公司均以不方便回答爲由拒絕了採訪。

人工智能的核心在於數據

曠視科技成立於2011年,是人工智能產品和解決方案公司,2015年推出全球首款基於雲端的人臉識別身份認證解決方案,其“刷臉支付”技術入選《麻省理工科技評論》2017年全球十大突破性技術。

人臉識別和刷臉支付,最常用的場景就是手機解鎖以及網絡支付。

據此前媒體報道,螞蟻金服曾與曠視科技合作研發“刷臉”系統,用於支付寶內。2015年馬雲還曾在德國電子展開幕式上刷臉買郵票,那是“刷臉支付”首次在國內成型。創建這套系統是爲了讓人們在購物後的支付認證階段通過掃臉取代傳統密碼。

曠視和美圖的合作則是在移動設備上。美圖公司迴應南方週末記者稱,雙方僅在人臉解鎖方案上有過合作,“曠視科技這個方案是面向整個手機行業的。雙方的合作僅限於美圖手機”。

據曠視此前發佈的招股說明書顯示,2016年Face ID解決方案的客戶僅爲128名,到2018年這一數據已經增加至1044名。根據灼識諮詢提供的報告,2018年曠視佔據雲端人臉識別60%的市場份額,其中超過70%安卓手機搭載曠視的人臉識別解決方案。

除了OPPO、vivo、小米、諾基亞、榮耀、錘子等衆多國內手機廠商外,曠視與阿里巴巴、螞蟻金服、聯想、富士康等多個行業巨頭也有合作。

就職於北京一家人工智能算法企業的王峯告訴南方週末記者,從邏輯推斷,平臺(如螞蟻、美圖)將自身數據共享給算法公司(曠視)的可能性很小,“螞蟻這類大平臺,數據是它的核心競爭力,不論是從收益還是合規角度,曠視都不太可能拿到用戶數據”。

人工智能的核心在於數據,算法的形成最終也取決於數據量的大小,可供參考的數據越多,算法也就越精確,人工智能的學習結果就更爲準確、高效,這使得曠視這類算法公司有了獲取數據的“動機”。

據王峯判斷,李開復所言的“掌握數據”,大概率可能是用作系統檢驗和測試用到的一小部分數據,這些數據一般都做了脫敏,無法和個人真實信息相關聯,目的只是爲了讓AI模型更加準確。“相當於一種數據訓練,算法公司即使證明了檢測人和賬戶使用者是同一個人,也無法確切知道這個人的身份。”

對公業務爲主流

但這並非曠視第一次站在輿論的風口浪尖。

2019年9月,一段人工智能監控學生課堂一舉一動的短視頻就曾引發熱議。在監視畫面上,兩位穿着校服正在上課的女學生被貼了多個標籤,標籤內容是其聽課情況,系統檢測數據包括趴桌子、玩手機、睡覺、聽講、閱讀、舉手等行爲的次數。圖片的左上角標有“MEGII曠視”的字樣。

據媒體報道,這是曠視與南京中醫藥大學的一項合作,大學除了在校門口、學生宿舍大門口、圖書館和實驗樓等場所安裝了人臉識別門禁外,還在部分教室安裝了人臉識別系統,以檢測學生和老師的出勤情況,以及學生的上課聽講質量。

被質疑是否侵犯學生隱私後,曠視迴應稱,這只是曠世的技術場景化概念演示,未落地應用。

曠視曾在公開場合介紹有關視覺AI在教育場景中的應用。這一過程中,曠視科技將自主研發的人臉識別、行爲識別、表情識別等技術,集成在考勤及行爲分析攝像機MegEye-C3和行爲分析服務器中。同時通過對課堂視頻數據進行實時的結構化分析,反饋學生行爲、表情、專注度、前排上座率等多維度課堂數據,從而輔助教學評估評價。

和上述螞蟻和美圖的案例略有不同,曠視在學校不僅收集了學生的面部數據,而且將這類數據用於學習形成算法模型,並與學生實名匹配。

該學校管理人員對媒體迴應稱,學校已經詢問過公安部門和法務部門,在教室安裝人臉識別系統算不上侵犯隱私。換言之,學校成了主動收集信息的主體,曠視不僅爲其量身定製了算法服務,還能夠獲得學生的真實身份信息,這相當於曠視間接獲得了學生面部的生物信息。

類似對公業務已經成爲國內AI企業的核心業務。

根據曠視的招股書披露,曠視的人工智能解決方案主要有:個人物聯網,城市物聯網,供應鏈物聯網三個方面。

招股書顯示,近3年來,城市物聯網解決方案在三項收入中佔比最大。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該項收入爲1.68億元、10.57億元、6.95億元,分別佔同期總收入的53.6%、74.1%、73.2%。

“目前的城市物聯網,最大的應用領域就是安防。”一位TMT行業資深分析師向南方週末記者解釋,人工智能企業最初的賽道集中在個人物聯網領域,但由於數據的可採集程度太低,無法形成良好的算法,業務收入也很少,所以在2017後,重心就換到了城市安防上。

具體來看,2016年、2017年及2018年與截至2019年6月30日止六個月,其五大客戶合計分別佔總收入的41.7%、24.9%、22.0%及34.1%。

曠視介紹,這些客戶是中國智慧城市管理解決方案的系統集成商、中國智慧物流解決方案的系統集成商、中國電信服務供應商。在這一領域,曠視已經建立攝像頭、邊緣服務器、雲端服務器三大硬件體系,相繼推出三十餘款攝像頭,用於不同場景。

就在今年,曠視還曾在北京市海淀區以及中關村科學城管委會的統一調度下,試用了“人體識別+外/可見光雙傳感”技術方案。

這套方案可以通過前端紅外相機鑑別人流中的高溫人員,再根據疑似發燒者的人體、人臉信息,通過AI技術,幫助各類公共場所(火車站、汽車站、地鐵站、機場)等高密度人員流動場景下快速篩查體溫異常者。一旦有疑似發熱人員出現就會自動報警,結合曠視自研的人體ReID檢測檢索技術,幫助工作人員快速篩查發熱人員位置線索,以進一步確認檢測和醫學觀察。

之後,這套測溫系統率先在北京市海淀政務大廳和部分地鐵站展開試點應用,南方週末記者在上海觀察到,該系統目前也被應用在上海部分影院中。

人臉識別的風險

2019年8月份,曠視宣佈即將赴港上市。在這次IPO之前,曠視8年時間融資9輪,融資總額達74.6億元,估值已經達到40億美元左右(約合人民幣287億元)。

在城市物聯網領域,已經有海康威視、大華股份等行業龍頭。曠視2019年上半年的營收爲6.9億元,海康威視2018年營收則爲498億元,二者完全處於不同量級。這導致曠視的財務狀況緊張,現金流始終爲負。

與此同時,個人隱私信息的保護也越來越被公衆所關注。

早在2018年,百度安全實驗室就曾公開通過實驗,以良性入侵的方式破解了指紋、虹膜等密碼,發現了包括人臉識別在內的多項生物識別技術其實都具備“易於僞造”的特質,安全性甚至不如密碼。

“關鍵在於關聯性。”王峯解釋,對方僅僅擁有了你的面部信息並無用處,關鍵是要與你個人形成關聯,知道你是誰,把你的銀行賬戶和頭像進行匹配,進而造成傷害。

數據泄露的消息近年來不絕於耳。先是2018年底,亞馬遜音箱被爆出發生重大監聽事件,全球智能硬件竊聽風雲的故事頻繁登場。一位德國用戶向當地雜誌爆料,在向亞馬遜討要自己的個人活動語音數據時,對方發給他1700份陌生人對話的語音。

2019年2月,名叫Victor Gevers的荷蘭安全研究員在社交網站上公開表示,中國的一家面部識別公司SenseNets(深網視界)未對內部數據庫做密碼保護,導致超過數百萬公民的個人信息數據能夠不受限制被訪問。

據其介紹,此次數據庫內含超過250萬人的信息,包括身份證數據、照片、工作信息等。該數據庫還可動態記錄個人位置信息,僅2月12日至2月13日的24小時,就有超過680萬個地點被記錄在案。250萬人幾乎“裸奔”在了互聯網上。

法律介入已經刻不容緩了。

2019年11月,“中國人臉識別第一案”正式宣判,案件起因是杭州一家動物園強行要求購買年卡的客戶進行人臉識別,客戶將其告上法庭,最終宣判客戶獲勝。

如果人臉信息被泄露,加上動物園留存的客戶其他身份信息也被盜取,偷盜者完全可以建立起一套關於消費者的身份信息,包括指紋、家庭住址、電話、臉部信息等等,不法分子完全有可能通過這類信息實施僞造、偷盜等活動。

(應受訪者要求,王峯爲化名)

南方週末記者 徐庭芳

其他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