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陳意涵的婚姻,才發現一直誤解了她


現代人的愛情很快。

因爲一個眼神、一個笑容喜歡上一個人;

又因爲一句話、一個習慣和ta分開。

2018年,陳意涵嫁給名不見經傳的男友許富翔。

兩年過去,這段不被看好的婚姻從“被羣嘲”到被衆人羨慕。

爲什麼有的感情會“變質”,而有的感情,隨着時間沉澱,還能一如既往保持新鮮甜蜜?

本次,明星《談心社》專訪陳意涵,關於愛情、婚姻、年齡,她有很多話想說。


“朋友式婚姻”有多爽

陳意涵談過幾次戀愛。

很長一段時間裏,她覺得,長期保持親密關係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相愛容易相處難,相處需要包容、磨合、信任……需要太多元素,才能讓你願意跟同一個人在同一片空間裏待非常久。”

戀愛中常常需要做出的讓步和容忍,她不確定自己能否長期接受。

直到遇到許富翔。

“遇到我先生之後,我就覺得,哎,原來這個事情,是可以往這個方向發展的。”

午飯時間,陳意涵躺在沙發上睡覺,許富翔就在一旁爲她精心製作午餐,整個過程中小心翼翼,唯恐吵到她。


陳意涵收拾行李到一半,想要玩拼圖,許富翔就接過行李:

“好,你去拼吧。”


陳意涵觀察螞蟻,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分析理論。

許富翔靜靜地聽着,最後若有所思:好神奇哦。


他們還經常上演“情景劇”:

陳意涵假裝自己是酒吧裏的女孩,撩起了許富翔。

許富翔一句話就穩穩接住這個梗:

我跟你說幾次,我結婚了,你不要鬧了。


一起騎車的時候,許富翔假裝是陌生人問陳意涵:“小姐,一個人來玩啊?”

陳意涵立刻接話:“我媽媽說,不可以和陌生人講話。”

許富翔回答:“一個人太危險了,哥保護你。”

他們可以一起瘋、一起鬧,也可以一起無聊、一起發呆。

陳意涵說:“我和我老公不是那種你死我活的愛情,可是我們可以呆在一起一輩子,都不會覺得累。”

網友把他們的相處模式總結成“朋友式婚姻”: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也可以互不打擾,彼此獨立又互相理解。

在陳意涵看來,能讓感情長久保鮮的原因在於雙方給彼此尊重和理解。

“即便我們已經是世上最親密的人,我依然尊重你保留一方自己土地的權利。”

而尊重的基礎,是信任。


工作的時候,陳意涵和許富翔都很忙,可能整個白天都不看手機、也因此沒時間和對方聯繫。

但即便不聯繫,陳意涵也從未覺得不安。

她和老公約定好:忙的時候可以一整天不聯繫,但每天一定會至少打一通電話。

這個電話的意義是:

“知道你在忙,但你不忙的時候我永遠都在,你需要我的時候我永遠都在。”


“決定不了幸運,可以決定心情”

在愛情裏被寵成公主的陳意涵,其實生活中並不“嬌氣”。

在沒遇到許富翔之前,陳意涵是那種什麼事都喜歡自己扛的女孩:

固執、脾氣倔。

最早拍戲時候,她因爲不會演戲被女導演丟過鞋子。

還有一次,因爲沒在三秒鐘內哭出來,她被罵不會演戲、浪費時間。

“我就這樣子每天在那裏拍了三個月,每天不敢回家。

我說我一定要練習怎麼哭,我一定不要再害大家浪費時間在我身上,我就這樣子。

但我現在超級會演哭戲,我一定要好好謝謝人家。”

2010年陳意涵憑藉《聽說》獲得臺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

她爲了飾演好片中的聾啞女孩苦苦練習手語一個月,甚至練到了手抽筋。


2011年,陳意涵拍了一部電影《痞子英雄之全面開戰》。

爲了空出檔期給《痞子》,她在8個月裏推掉了10部戲。

武打戲中,她被刀背砍到頭上,慘叫之後仍然堅持留下繼續演練。

拍攝完成後,陳意涵帶着身上各處的淤青去參加電影的宣傳。

結果等到電影上映的時候,陳意涵的戲份被剪得一個鏡頭都不剩,電影海報上也刪除了她的名字。

陳意涵還沒怎麼樣,媒體先給她創造了一個詞——“零鏡頭女主角”。

這件事對陳意涵的打擊很大。

第二年她在金馬獎頒獎典做頒獎嘉賓,楊佑寧說了一句:“剪輯就是精華的留下來,”

陳意涵接話:“是的,我曾經就是精華之外,被拋棄的。”說完“哇”地哭了起來。

在娛樂圈這些年,她吃過不少苦、受過很多委屈,面對不公、爭議時,已經漸漸學會把心態放平。

這樣的轉變,一方面是時間和經歷帶來的成長,另一方面,是許富翔教給她的:

“我在我老公身上學到,不發表就是一個最好的發表。”

“世界上所有幸運都是你沒有辦法決定。你只能決定你自己的心情。”


“我不喜歡少女感”

直到現在,陳意涵給大多數人的印象還是“元氣少女”:

每天早起,練習瑜伽,練到渾身是汗之後,再去洗個熱水澡,開啓新的一天。

每天雷打不動跑8公里。

喜歡到各個地方旅遊、“倒立”打卡。


懷孕4個月的時候,她陪好友張鈞甯慶生,相約晨跑一小時,8.67公里;

懷孕5個月,她用37分25秒跑完了5.55公里;

到生產前12天,她還在山上爬了101層樓梯。

張國立當她是個小女孩,唸叨着“這麼小,就當媽媽了啊”。

朗朗見到陳意涵,得知她剛生完孩子,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被誇“元氣少女”的陳意涵,其實並不喜歡這個稱號:

“大家一直就說爲什麼要保持少女感,我一直覺得我這輩子跟少女扯不上關係。”

她更希望人們看到少女感背後的東西,那些時間、經歷教給她的事情。

比如珍惜時間帶給她的傷疤和痕跡: 喜歡觸碰腳後跟上深褐色的疤痕和繭,那是長年累月的跑步,雙腳在與鞋子摩擦作用下留下的印記。

比如越長大,她越享受獨處的快樂:

可以擁有一個與世界隔離的空間,聽着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這是她專屬的與自己身體對話的時間。


比如在愛情裏不斷成長,學會愛和被愛:

“愛不是求來的,是你覺得自己是值得的。

當你不是爲了別人去做你自己的時候,你就可以變成你自己。”


在快節奏的娛樂圈,她沒什麼太大的野心,所以也不必受慾望所累。

與其斤斤計較看不到摸不着的未來,不如努力把握當下的幸福。

無論是愛情、事業,還是年齡,這些事情其實和她堅持了20年的跑步一樣:

或許會遇到困難、帶來焦慮、會有傷痛,但你只要好好把握住那些自己確定可以做好的部分。

如果你享受這個過程本身,那它們都可以變得簡單、純粹。

最新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