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14歲開始演戲,出道多年沒有名氣,與妻子裸婚低調幸福惹人羨

衡量演員成功的方式有很多,無論是收穫的鮮花與掌聲,還是被人津津樂道的演技,都是對演員最大的肯定。作爲觀衆大家都知道,真正的好演員不一定名氣大,但一定是藝不壓身的實力派。在光怪陸離的演藝圈,靠演技和藝德征服觀衆,遠比流量和炒作更值得欣賞。

不是所有的夢想都能成爲美好的現實,但美麗的夢想可以裝點出絢爛的生活。對於演員而言,應該始終懷揣一顆平常心,無論是功成名就還是默默無聞,都不改演員謙遜的姿態,爲觀衆奉獻一部部饕餮盛宴纔是演員的價值。今天我們說的這一位,他14歲開始演戲,出道多年沒有名氣,與妻子裸婚恩愛至今,他就是傅迦。

時代不同,人們關注演員的方式也就不可同日而語,有人偏愛高顏值,有人鍾情文藝範,同樣也有人迷戀大叔控,而傅迦就屬於後者。熟悉傅迦的朋友都知道,他雖然沒有一線小生的知名度,也沒有前擁後簇的粉絲羣,但他用精湛的演技征服了電視機前的無數觀衆。或許人們不知道他的名字,那些角色卻成爲了熒屏上經久不衰的點綴,也將成爲伴隨他一生的標籤。

其實傅迦走上藝術的道路,也是得益於家庭的因素,傅迦的父親也是一名演員,母親則是從事着曲藝的工作。自幼在藝術氛圍的薰陶下,14歲的時候,傅迦就得到了亮相熒屏的機會。不知道大家是否看過一部老電影《女人國的污染報告》,傅迦在影片扮演了女主角秀娟的弟弟。雖然他的戲份並不多,但他渾然天成的演技,獲得了劇組的高度好評,由此而正式步入演藝圈。

傅迦雖然踩着八十年代末的尾巴進入演藝圈,但他的高光時刻活躍在九十年代,爲了磨練演技和舞臺掌控力,他還將事業的重心轉移到話劇的舞臺。無論是在話劇舞臺表演的《鳥人》,還是《大將軍寇流蘭》裏的“西西涅斯”,他的優遊自如都超乎人們的想象。2000年,他又搭檔宋丹丹表演了話劇《白鹿原》,傅迦的睿智和機警都讓宋丹丹刮目相看,並將他推薦到人藝。

在話劇的舞臺摸爬滾打多年之後,傅迦又一次將目光瞄向了熒屏,開始全面發展自己的藝術人生。儘管久疏熒屏的傅迦,多是在影視作品中以龍套的角色出現,但他將每一個人物都刻畫的淋漓盡致。軍旅劇《我心飛翔》裏的“水根”,情景喜劇《家有兒女》的“王博士”,還有兒童劇《淘氣包馬小跳》,他又是馬小跳的“舅舅”等。無論角色的大小,他始終用實力和演技證明自己。

俗話說:“酒香不怕巷子深,遲開的花會更香”,經過一些小人物的磨練,傅迦終於迎來了證明自己的機會。在宋丹丹和林永健主演的都市家庭倫理劇《媽媽的花樣年華》,他在劇中扮演了善解人意,充滿激情和感恩的“馬躍”;還有在黃磊和陳數主演的都市情感劇《夫妻那些事》,他又是仗義專一,爲兄弟兩肋插刀的餐館老闆“袁大頭”;以及在海清和張譯主演的都市生活輕喜劇《抹布女也有春天》,他又刻畫了一個有點不靠譜的損友“陳昂”等。

近年來,傅迦參演了多部熱播劇,都深受觀衆的好評。無論是賈乃亮和李小璐主演的懸疑爆笑劇《煮婦神探》,他扮演了老實忠厚的一等巡捕“田小田”;還是出演了古裝魔幻劇《鍾馗捉妖記》,扮演心繫天下浩然正氣,法力高超的天嵐海閣少陽旗旗主“楊司仲”;亦或是《楚喬傳》,他又是對主人點頭哈腰,對下人耀武揚威的反面人物大管家“朱順”等。他的每次出現都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多年的話劇舞臺功底盡顯無疑。

除了有被人肯定的演技,生活中的傅迦也是春風得意。傅迦的妻子田妮也是一名文藝工作者,而且兩人還是老鄉,兩人相戀半年便步入婚姻的殿堂。據悉當時結婚的時候,傅迦的演藝事業正處於低谷時期,但即便如此,田妮還是義無反顧嫁給了愛情。他們沒有大張旗鼓設宴待客,也沒有婚房和傢俱,他們以裸婚的形式完婚。時至今日,田妮還親切的稱呼傅迦爲“哥哥”,甜蜜幸福的生活也是羨煞旁人。

作爲演員,傅迦並不屬於大紅大紫,但沒人可以否定他的成功。與那些空有虛名的藝人相比,更欣賞傅迦身上的執着和踏實,憑着自己的一腔熱血找準了自己的位置。在喧鬧浮躁的演藝圈,能守住內心的寧靜,做一個灑脫的“居士”,傅迦的看開和得失觀令人歎服。祝福傅迦,期待未來再攜佳作亮相熒屏。

其他話題

女人

人生就是"覓得油″

昨天下午一場暴雨,把天空沖刷的格外藍。我早上又去公園轉了一圈一一今天已經堅持了第三天。

我總是從一個叫做"遇見"的咖啡店門前拐進公園,這個咖啡店我極少進去過,前天晚上倒是同學約在這裏吃飯。連續幾天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