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面試時不去談薪資的年輕人,爲什麼都離職了?

這段時間是招聘的高峯期,我們也在緊鑼密鼓地在擴充人手。

上週我面試了一位剛畢業的女孩,她的簡歷準備得很充分,整理了在校園媒體和實習期厚厚一沓作品。當我問到她的薪資預期時,她回答說:

“我不在乎錢,我在乎的是工作的價值。只要能做自己喜歡的事,錢少點也無所謂。”——很熱情,很真誠。同時對我來說,很耳熟。

我的確見過太多不敢、不想、甚至迴避在面試時談錢的職場新人。尤其是我們這樣一家強調精神力量的公司,很容易吸引到以熱情驅動工作選擇的年輕人:我不在乎錢、我只想做有意義的事、我希望在這裏實現理想。

一方面,我被這種熱誠所打動。而另一方面,作爲招聘者,我也對“只有熱情”的求職者非常警惕。正好前兩天,我看了馮唐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比成爲油膩中年更可怕的是,成了油膩青年》,他總結了他眼中“油膩青年”的 10 個特點,其中有一條是:


——"逐利。只有對錢的熱忱卻沒有理想。"

他描述的當然是一種極端情況。而我今天恰恰想對那些“不油膩”的年輕人說:要懂得逐利。二因爲,在面試時敢談錢的人,起碼展示出一種自信:我敢負責任。而那些只談理想不談錢的求職者,常讓我對他們產生“這人可能不靠譜”的第一印象。

在公司發展的初期,我面試過兩個程序員。

一個是剛畢業的大學生,充滿活力,說很喜歡我們。不怕加班熬夜,甚至主動說自己沒經驗,拿我們最低的工資標準就行了。

而另一個是典型一些的程序員,上來就跟我說明了兩點:“第一,我特別不願意加班;第二,我要不低於**的月薪。”

被第一個人打動了,也被第二個人嚇到了,所以我把他倆都招進來了。

那段時間是公司高速發展的階段,總是有很多後臺技術問題等着處理。那個說不加班的程序員,也常常會留晚一點把手頭的事做完。有次加班到半夜,我開玩笑問他,原則呢,你不是不加班嗎。

他用他非常有節奏感和魅力的東北口音回答我:“拿一份錢,幹一份活兒啊。”

——這句回答真是一點都不像“有情懷的公司”的畫風。


但聽了讓人非常踏實,同時也贏得尊重。

另外那位說特別喜歡我們的年輕人兩個月後離職了,因爲工作內容的瑣碎和密集,“沒有讓我感受到這家公司的使命感”。

我當然理解很多新人對“談工資”這件事的羞怯。

這種“羞”,一方面因爲不自信,覺得自己是新手,還沒到能提要求的地步,另一方面則來自於社會規則的長期教導:

“讓我看到你對工作的熱情,而不是赤裸裸的金錢要求。”好玩的是,第一批把這些話聽進去了的人,竟是老闆和麪試官。一位同事在上一家公司準備離職的時候,被老闆約出來吃飯。

在飯桌上,老闆勸說她留下來,因爲這裏是一個可以施展她工作才華的地方。雖然之前也有過商業化的想法,但覺得 KPI 會束縛住她們,還不如維持現狀,保持安穩。

同事說她就是那一刻下定決定要離職的。老闆的話聽起來很寬容很美好,但翻譯過來就是:“這是件靠熱情和喜愛支撐的事,提到錢什麼的就太沉重了,我們還是一起來營造烏托邦吧。”


我認識另一家創業公司的HR,因爲是一羣充滿理想的年輕人,所以他們的招人標準第一點就是熱情。

與之相對的,則是不那麼嚴格的薪資條件。往往是應聘者羞於談錢,忙於展示熱情,應聘者也不談錢,忙於空許承諾。最後隆重入職,配上個最低的工資標準。

所以我總能在朋友圈裏看到那位HR在發招聘信息,一年四季不停歇的那種。

爲什麼一直在招人?因爲一直在走人。

初來時的熱情維持不了幾個月,就感到煩躁了。而這時的薪資束縛力又很小,拍拍屁股走人的成本前所未有得低。

最後,那些面試時不談錢的“高尚”,都化爲了日後不打招呼就離開的絕望。四很多職場雞湯都在宣傳這樣的觀點:

-不要用錢來決定你的第一份工作。

-工作應該是充滿樂趣的,而不是充滿工資的。

-從事你所熱愛的職業,就是最大的收穫。

這類口號的問題是,混淆了工作這件事的基本概念——

不是你爲公司創造價值(同時進行一定程度的自我實現);而變成了工作要負責爲你提供價值:保障你的樂趣、爲你完成夢想、維護你的熱情。這也是爲什麼,不談錢的求職者,常讓我警惕。

其實面試時,以合理的方式向對方提出工資要求,不是一件多難的事。

至少從我的角度來說,你只要稍微準備一下,就可以大大方方地說出這事,我們後面的交流也會有底氣得多。

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對自己的判斷。對於那些初次應聘的人來說,你的實習經歷,作品以及學歷都是可以轉化爲工資的談判條件。

也許熱情和年輕人的幹勁可以加分,但一切都是建立在能力的基礎之上的。

如果你剛好已經拿到了另外幾家公司的 offer,這對於你來說是一個不錯的談價條件,因爲你已經是被市場認可的一員了。


最關鍵的一點其實是真誠。

既不要過高虛報,也不要欲擒故縱。你有過什麼成績,還有哪些不足,你覺得自己比同行優秀在哪裏。同時它展示出的是:你對自己的信心,和你想對結果負責的決心。

在創業的過程中我不斷地提醒自己,不要將新世相變成“用情懷發工資”的公司。

與此同時,我也在極力避免那些在面試時不敢談錢的人。因爲熱情和喜歡,是完全主觀的。

而錢在工作中最大的作用是:

更多的時間裏,你需要面對的是一個調動不起熱情,激發不出靈感的自己。這種時候怎麼能保持前進,纔是看一個人靠不靠譜的試金石。

所以我格外欣賞那些敢於在面試時談錢的年輕人,因爲他們承認自己的價值,更重要的是,他們已經做好了爲自己工作負責的準備。

願意負責,敢於負責,有能力負責,這樣的人,我才願意與他並肩作戰。

而這樣的人,又哪來的油膩之談呢?

其他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