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 取消了你的微信置頂

陳瑤對於自己和吳陽的這段感情,總有患得患失的不安全感。倒不是吳陽對自己不上心,只是有些時候,陳瑤總覺得怪怪的。

比如,吳陽總會打開微信裏置頂的那個頭像,盯着看老半天,有時還會打開他倆聊天的界面,一頁一頁地往上翻,臉上總有一絲憂傷。

陳瑤曾試探性地問過吳陽,置頂的那個是誰呀?

吳陽總是沒有回答,淡淡地笑。

其實,陳瑤早已猜到,那個頭像裏有着一雙彎彎的眉眼的姑娘,大概就是吳陽的前女友吧。但出於尊重,她也就沒有再往下追問了。


Chapter 1.

吳陽第一眼看到陳瑤的時候,心裏不由得咯噔了一下,那雙清亮攝魂的眸子,讓他感覺那麼熟悉。

三年了,吳陽以爲自己早已靜如止水的心,竟漾起了一圈圈波紋。

後來,漸漸地,倆人在一起了,但這段感情,吳陽一直無法全情投入。雖有動心,但他心裏清楚,自己並沒有完全放下對前女友的愛。

陳瑤的溫柔善良,讓吳陽不忍心繼續下去,無奈之下,他和陳瑤提了分手。陳瑤似乎看出了吳陽的難言之隱,沒有不停地追問原因,平靜地接受了。

儘管如此,陳瑤卻沒有停止對吳陽的愛和關心,她偷偷地保留了吳陽家裏的備用鑰匙,知道吳陽工作忙碌,就總趁他不在家的時候上去替他做飯、收拾屋子,然後獨自一個人悄悄地離開。

陳瑤很愛吳陽,但她很清楚自己在吳陽心裏的位置,所以選擇不強求。只是自己很矛盾,忍不住要去關心他,照顧他,覺得心裏裝着一個前任的吳陽很痛苦。

吳陽很多次回到家,總能看到一桌子的菜和陳瑤留下的字條,一言一語都是關心和愛意:

做了你最愛吃的番茄炒蛋,晚上早點睡覺。


Chapter 2.

在吳陽的微信裏,置頂聊天的其實有兩個人,除了前任,還有陳瑤,儘管她只是在第二的位置。

他幾乎每天都會打開與前任的聊天界面,儘管最後一則對話早已在三年前戛然而止,但那裏頭的一字一句,他都如數家珍。

這一天,吳陽如常翻着聊天記錄,突然收到陳瑤發來的微信:“看得差不多了吧,早點休息。”

那一刻他才驚覺,原來陳瑤早已知道了這一切。陳瑤還告訴他,其實她早已發現了很多蛛絲馬跡,家裏的相冊、衣物,微信的置頂聊天,她知道吳陽的心裏一直放不下一個人,只是她覺得,愛一個人一定要懂得包容和體諒,於是一直以來,她都選擇了緘默不言。

終於,吳陽決定向陳瑤坦誠地說出這一切。

吳陽的前女友,叫夏舒。他們是大學同學,戀愛多年,一路走來克服了大學畢業、就業的選擇、家庭的壓力等多種困難,相愛如初。畢業那年,吳陽和夏舒一起來到上海,準備一起打拼,夏舒一直想要一個家,吳陽曾經發誓要努力掙錢給夏舒買一套房子。

“那一定要裝修成我最喜歡的北歐風格!”

“好的,沒問題!老婆說什麼就是什麼!”

一直以來,吳陽都篤定夏舒會是自己未來的另一半,會是陪伴自己一生的人。直到三年前夏舒回鄉看望外婆,自己正好有工作在身,沒有陪着她去。

沒想到,那一晚突降暴雨,外婆家的老房子在地勢很低的山坡下面,泥石流捲去了房子,連同房子裏的一家老小。

吳陽一輩子也忘不了,找到夏舒屍體的那一刻,他心如刀割的感覺。

腦子裏還不斷迴響夏舒臨走前跟他說:“吳陽,我去跟我外婆通知一聲,等我回來,我們就去領證吧怎麼樣。”

Chapter 3.

陳瑤說想去看看吳陽心裏的夏舒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子。夏舒年輕的墳頭已漸漸長滿了雜草,吳陽觸景生情流下了淚。陳瑤轉身抱了抱他,並悄悄地,握緊了他的手。

那一晚,吳陽夢見了夏舒,夏舒朝着他微笑,身邊坐着的,還有陳瑤。在夢裏,陳瑤靜靜地坐在他們的身邊,像個老朋友一樣對他們說:“你們什麼時候結婚呀,好羨慕你們,結婚的時候一定要邀請我!”

吳陽驚醒了,那一刻,他心亂如麻,下意識地打開了手機。陳瑤在幾小時前發來了微信:吳陽,我想你一輩子都忘不掉夏舒,你是一個好男人,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我知道我永遠都不可能代替夏舒,我只能在一旁陪着你。

我下週決定要去美國進修了,我也得努力變得更好,希望未來也能遇見一個像你這麼癡情的男孩。你要保重啊。

吳陽一躍而起,也來不及整理收拾,一把抓起車鑰匙就往陳瑤的住處趕。

陳瑤推開門的那一刻,吳陽不由分說地緊緊抱住了她,他像一個孩子一樣懇求着說:“不要走好嗎,求你。”

陳瑤感覺到他擁抱自己的熱度和力量,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陳瑤也不知道,自己如今在吳陽心裏到底處在什麼位置,她猶豫地答應了吳陽,從那之後,吳陽和以前不一樣了,他沒再時常翻微信,屋裏有關夏舒的東西都消失得沒有蹤影。

直到吳陽有一天把手機放到陳瑤的眼前,置頂的聯繫人只剩下自己。陳瑤才終於覺得,吳陽是真的放下了。

愛本自私,可對愛人過去的包容,卻能讓彼此的感情走得更深,更遠。離開的人就讓他們離開吧,珍惜眼前的人,不代表我們無情無義,而是在這混沌世間,愛總要以另一個方式延續下去。

“你刪了她心裏不難過嗎?”

“難過,但如果你現在刪了我,我更難過,對不起。”

最新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