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錯誤,聰明的人這樣做

傅首爾說:“錯誤它是一把鎖,有時候我們用原諒打不開,因爲合理的怪罪和懲罰纔是鑰匙。人類的內心世界永遠是守恆的,不爲錯誤付出相應的代價就會破壞這種平衡。”

我們總以爲原諒纔是錯誤的正確解答,卻忘了問自己一句,願不願意。

01 錯誤需要懲罰

人無完人,是人都會犯錯,無論大錯小錯,都應該有相應的懲罰,只有懲罰,才能讓人記憶深刻,纔會知道這樣是不被允許的,纔會意識到自己的缺點。

小的時候,父母對孩子通常會很寬容,出現問題都認爲只是太小不懂事等長大了就好了,從而錯過了孩子性格品德的最佳塑造期,到後來越來越不服管教,形成嚴重的家庭矛盾。例如,很多小孩子都會出現急了就伸手打人的情況,這是不對的,哪怕他很小,父母也應該教他認識錯誤。李玫瑾教授曾說:“一個脾氣暴躁、容易激動的人,其早年的撫養一定是虧欠的;一個平和大度的人,其早年的撫養一定是到位的。”

正確撫養孩子,一定是足夠負責的,一定是對他的錯誤有所察覺和行爲的,而不是一味等着時間來教他懂事,自己袖手旁觀等結果。

寬容是改正基礎上的鼓勵,而不是胡亂原諒的容器,蔑視錯誤,是惡行滋長最有效的催化劑。

02 錯誤需要怪罪

有時候,當你犯了錯,卻還沒有人來怪罪你的時候,你內心就會覺得很不安,甚至於很愧疚。因爲良心上的不安而時時處在害怕的情緒當中,心裏的天秤在這時候失衡了,於是,合理的怪罪就成了你解脫的出口。

著名大作家沈從文苦追女神妻子張兆和卻在婚後僅四個月就出軌,雖然之後如實坦白道歉期待重歸於好,妻子卻沒有想象中的有什麼過激反應,沒有多大怪罪,反而長期冷待。得不到原諒的沈從文長期處在苦悶、煩躁、鬱結的情緒當中,找不到發泄的地方,心中一直痛苦。

所以,合理的怪罪錯誤,是受害者的自我宣泄和內心世界的自我平衡,也是加害者的另類解脫和減負的渠道。

小的時候,媽媽讓我去買一把一塊錢的剪刀,我到了店裏,卻更喜歡三塊錢的那一把,我覺得它更加精緻,於是我買了三塊錢的,媽媽問起,我只說,一塊錢的沒有了,但是我不敢看她的眼睛,那一整天我都很忐忑。就這樣,過了三天,我正在寫作業,媽媽突然怒氣衝衝地進來質問我,你不是說一塊錢的剪刀沒有了嗎,我今天去架子上還有很多,老闆說平時都沒有什麼人買。

她很生氣,但是那一刻,我突然就很輕鬆,因爲終於不用揹負一個謊言,不用戰戰兢兢地時刻擔心被責罵。雖然被責罵真的很不好受,但是那次,我出奇的沒有像平時一樣難過。

也許,這就是怪罪的好處。

03 錯誤,你也可以不原諒

小說《追風箏的人》一書中曾寫到,“當罪行導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救贖”。

在我看來,那這救贖也未免太過可笑。無論是最初阿米爾的一邊陷害一邊自我安慰,還是到美國後的一邊悔恨一邊猶豫不決,都讓我們看到阿米爾只是給他的罪惡起了一個叫做“救贖”的好聽的名字,人們給了他理所應當的改錯行爲一個過高的評價。

真正的救贖應該是雙方的事,而阿米爾從頭到尾都只是在治癒自己的良心不安,所有的偉大和崇高都不是先成爲一個不好的自己然後再戰勝那個不好的自己,所有的高貴和純潔更不是非要做一些看起來很動人的事情,所有的正直和善良本就是人該有的姿態。阿米爾永遠對不起那句“爲你,千千萬萬遍”,哈桑永遠是阿米爾贖不了的罪。

很多時候,原諒都是“被迫的”,礙於感情,礙於權利,礙於他人的道德,因爲怎樣都懲罰不了加害者,只能用這樣的託詞來寬慰受害者。

受害者不想再受折磨,糾結於那些傷害,沉溺於過去的陰影的時候,原諒成了唯一的藉口,其實那不是真的原諒,只是算了。

如果我們不想原諒,其實大可以大大方方地選擇不原諒,維護好自己內心的秩序,無懼於他人,無懼於他因,這可能需要點勇氣,也需要點承受,但沒關係,誰叫我生而爲人不願意。

其他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