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煎熬!兒媳“恐懼婆家人聚會”,原因讓人頭皮發麻

想了解更多精彩內容,快來關注:老伴兒風停夜泊


文 | 風停夜泊

原創 · 抄襲必究

【01】

中國傳統的節日,有兩個是99%的家庭都需要團圓的,一個是“中秋節”,另一個便是“過年”。

而兩個團圓節日相比之下,年是100%的家庭要團圓過:

“新年到,新年到,丫頭要戴花,小子要放炮”,這童謠是我年幼時臨近過年前就開始唱的,那時候過年,一家人一起除夕夜守歲、放鞭炮,大年初一左鄰右舍相互道新年,年的味道也相當濃重。

而近些年,年的味道越來越因爲電子產品的盛行而變淡,家庭內部的隱性矛盾卻在過年時頻頻爆發。

太多人們願意在辭舊迎新時,願意大家族一起相聚,畢竟親人之間很多人因爲工作或者其他原因都各忙各的,能夠見面的日子也就是過年了,然而,每每到大家族聚會時,最煎熬的身份人只有一個“兒媳”。


【02】

楠楠在2018年6月與老公結婚,彩禮30萬,婚前老公買的別墅,一場婚禮15萬,婚禮上老公對楠楠也是倍顯得溺寵,婚後一直相處也很融洽,當時所有人都認爲她嫁對了。

2019年過年是老公的七大姑八大姨加上孩子總計17口人,從正月初二開始一直到正月十六,一行人才相繼離開。

親戚人剛走,婆婆喊着楠楠說:“我和你說幾句話!”示意兒子也坐了過來:

“楠楠,我們全家對你不薄吧?這才過門半年你就流露出對這些親戚不滿的樣子,你們結婚這些親戚可都是大把大把鈔票撒過來的,現在過年大家聚在一起,你爲什麼不高興?”


楠楠認爲老公會理解自己,便說:“我一向喜歡安靜,再說家裏這樣的過年方式我也真的接受不了,怎麼能聚餐一聚就是大半個月,而且每頓都20多個菜,媽,我的手洗碗洗的都裂了,再說也沒人告訴我說你家過年是這樣過的呀!”

原以爲老公會站在自己這一邊,會向着自己說些話,可令楠楠心涼的是,老公很嚴肅地說:

“楠楠,我們家就是這樣的習慣,房子大,每年過年親戚都會來這裏,你不習慣也沒辦法,再說你是媳婦,家裏來親戚你下廚房做家務是應該的,平時不做都沒什麼,但是親戚來了這些你是必須做的。”

楠楠委屈的哭訴:“你們是找媳婦嗎?你們是找過年時候那半個月的保姆吧?”


過去的幾年,楠楠與老公、婆婆的矛盾始終沒有得到最好的解決方式,最後不了了之了,總不能因爲這件事就離婚不是?

楠楠哭訴:“太煎熬了!如果婆家人總是相聚如此就只有離婚了。”

真想知道,如果婆家人再次聚餐,楠楠會不會習慣一些?

或者她會不會在大家相聚的日子裏,又因爲17口人的常駐大聚會和老公真的走向離婚?

畢竟這樣的場景一般人是真的招架不住的,這真的不是她的矯情!


【03】

說起來,楠楠家屬於特例情況,因爲能夠全體親戚奇葩的在親人家相聚,一聚就半個月的實屬少見,但楠楠對年的恐懼,也恰如其分地表現出太多身爲媳婦的人,在過年期間親戚相聚時的心理,真的是太多不自在和不舒服夾雜在一起。

過年期間,親戚來了做飯、燒菜、洗碗、打掃衛生,似乎這種場景就是每年一度親戚對媳婦的考覈,哪一句話說的不中聽了、哪個表情有多層含義了等等……

我的老家在農村,妻子每年和我回去過年時都會和我嘮叨,農村又冷又不方便,可是爲了我她每年都要和我回去至少遭罪10-20天,過年期間親戚走動,雖然不像楠楠婆家那樣的相聚,但也避免不了留下吃飯的情況。

妻子幫着母親在廚房忙乎,表面看起來她都是滿臉堆笑,但我知道她內心的極大不願意,我也非常理解,換成是我,我也不樂意、非常不樂意也不情願。


面對一堆不是自己家的親戚,不熟悉、還要謹言慎行,這種約束是在精神上對她的禁錮,她不自在是對的,而且我覺得如果我是她,我未必比她做的更好。

說到這裏,我莫名的認爲我是一個好丈夫,總之賽過了楠楠的丈夫。我是好丈夫不光是我理解妻子,因爲我還會鑽進廚房把一個人能做的活獨自攬過來,讓母親和妻子到屋裏歇着、暖暖身子,當然妻子不願意和太多親戚湊在一起,她總是和我待在廚房……

其實,想想每到年節時候,最難熬的真的是身爲媳婦的人,不是她們矯情,是因爲太多人忘記了換位思考。

畢竟女人嫁人是爲了一個男人,而不是嫁給了整個婆家的人,但爲了維繫夫妻之間的感情融洽,她不得不迎合着婆家的所有人。


兒媳自從出嫁那天起,便不是屬於孃家,要時刻以婆家爲尊,需要讓自己儘快融入到婆家的大家庭,尤其在各大節日到來時,兒媳若是哪裏做的不周到,難免會在婆家人的親戚中留下話柄,戳着脊樑骨被人說三道四。

部分婆婆大概不會當着兒媳面說什麼,但她會和兒子“溝通”,用一種“非常合理”的“方式”,來通過兒子向兒媳傳遞一些信息。

作爲雙重身份的男人,如果能夠體諒妻子會將很多話和建議在自己心裏散掉。

而往往那些相信“一人說你是一人不對,衆人都說你還是別人不對?”這句話的男人,在愚蠢至極的基礎上會輕易的將夫妻情分一手摧毀的不計其數。


說到底,還是男人如何做好一個丈夫纔是撫平妻子內心不平衡和委屈安撫的最佳人選與方式,我想,如果楠楠的老公可以和楠楠一起分擔,或者乾脆不用楠楠去做,楠楠自會心裏好受很多,原本那麼多人整日在家裏晃來晃去就已經很影響視線,還要每天大排筵席,這真的讓人從心裏往外的無法接受。

如此,也提醒太多太多的親戚:

雖然過年親人相聚是一件高興的事,但也要把握好相聚的尺度。

串親戚如果必要時留下吃飯,千萬別像個上賓一樣坐着不動,等着家中的媳婦像舊社會時一樣端茶送水、燒菜、做飯、洗碗……

而且即使留下吃飯,儘可能不要住宿,多考慮一下“新主人”——媳婦身份人的感受。


結語:

或許在家中媳婦未過門之前,親戚之間有聚餐的習慣,但媳婦過了門就儘可能的多考慮考慮媳婦的處境與煎熬。

試想:如果自己的女兒出嫁了在婆家逢過年時期,本該歡歡喜喜過大年,可是卻因婆家的七大姑八大姨沒完沒了的聚在一起,自己的女兒要整日賠笑、伺候,稍有不妥便會引來後背發涼的埋怨,那自己會是什麼感受呢?

年節的親人之間相聚儘可能去酒店,一桌子價格下來和自己在家做也差不多少錢,媳婦與婆婆、與丈夫之間都能很好的避免不必要的矛盾,也不用數九寒天的遭罪招待。

長久駐紮式相聚,儘可能杜絕吧

本是歡天喜地過大年的,如果變成了“恐年”,確實讓人細思起來頭皮發麻!

尤其類似於楠楠婆家那樣的狀況,能避免就儘可能避免吧。

也許男人家裏有錢,也給了妻子像樣的婚禮,重金彩禮以及富麗堂皇的住所,但這都不是構成讓媳婦在過年時做“免費保姆”的理由。

在親近的親戚,也不必要接連聚會,保持距離對誰都好,不叨擾親屬也清淨自己!你認爲呢?

情,是人在世間的煉獄,愛情也好,友情也罷,對的時間遇上對的人才能修成正果,點擊上方“關注”,與我一起在凡塵俗世裏探索情感真諦!

End.

今日話題: 對於過年大家族聚餐你怎麼看?歡迎留言聊聊你的看法。

最新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