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之凌玲:這三種女人,容易成爲婚姻破壞者


有時候,那些破壞別人感情的女人,不一定是年輕貌美的女人,或許那些平平無奇的女人,纔是最狠的角色。

她們同你打招呼,誇你漂亮,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看着你和你丈夫的日常,但背地裏卻與你的丈夫曖昧不清。

就像《我的前半生》裏的凌玲,從外表上來看,她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老實軟弱的女人,但她卻能成功破壞羅子君和陳俊生的婚姻。

所以,作爲女人,你既要懂得分辨這樣的女人,又要避免讓自己成爲這樣的女人。希望你能明白,容易成爲婚姻破壞者的,往往是這三種女人:

充滿心機的女人

凌玲是那種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女人,一張標準的主婦臉,甚至有些寡淡,她有自己的家庭,並且有一個可愛的兒子。


但就是這種人,卻能夠利用自己的身份,去和自己的上司陳俊生走在一起。比起羅子君,她更能夠懂得陳俊生的壓力,在陳俊生需要的時候能夠給出及時的安慰。

同在辰星工作的二人,既是同事也是不可以公開身份的情人,她在陳俊生面前表現得甘於不要名分,只想陪伴他的情人,但卻在背後處處給陳俊生的妻子示威。

她知道,陳俊生下不了決心同羅子君離婚,於是她自己先果斷和自己丈夫離婚,用這種方法無形地逼迫着陳俊生做決定。

她不會說想讓陳俊生娶自己,卻又處處讓人發現她與陳俊生的關係,引得羅子君和陳俊生之間矛盾重重,不得不在她和羅子君之間做個決定。


沒有自尊心的女人

真正厲害的獵手,從來不是裝備最好看的,她們只講求實用,像凌玲這種女人,沒有外表、沒有背景,很難找到像陳俊生這樣的好男人。

但遇上難得的獵物,她自然是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擁有,她在陳俊生面前是沒有自尊可言的,在他面前總是一副弱勢的模樣。

得知自己閨女家庭被人插足,丈母孃大鬧辦公室,將凌玲罵個狗血淋頭,辦公室的人都出來看熱鬧,但凌玲仍然能面不改色的去工作。

上位成功後的凌玲,不被陳俊生的父母看好,常常沒給她好臉色看,但她卻能夠忍受二老的怨氣,並且天天排隊去給她們買早飯,想討好兩位長輩。


其實,討好二老是假,想討好陳俊生是真,畢竟那是陳俊生的父母。陳俊生和原配離婚自然父母是不高興的,她在二老面前表現,就算二老不喜歡她,陳俊生也會覺得是她受了委屈,也會更多疼愛自己一點。

凌玲心機之深,不得不讓人歎服,就算陳俊生這種公司高層,也被她這種沒學歷的女人玩弄在股掌之間。

自私的女人

越是自私,就越是容易插足別人的感情,因爲見不得別人家的老公比自己家的好。

在凌玲沒有出現之前,羅子君是個幸福的全職太太,從她的天真就可以看出,她被陳俊生保護得有多好。

她每天的生活就是逛街做保養,在家教育教育兒子,丈夫回家陪陪丈夫,日子很悠閒。


但凌玲不一樣,她不但要照顧家庭,還有自己工作需要去努力,而身在底層的她,只能靠着陳俊生這樣的男人向上爬。

靠着陳俊生她一路升職加薪,被告發以後,沒有工作的她有陳俊生來養着自己和兒子。

在陳家站穩以後,凌玲更是毫不掩飾自己的自私,直接將羅子君的東西統統打包出去,以此宣告自己是勝利者。

在兩個孩子冬令營的事情上,她讓自己的兒子去美國參加五萬塊的冬令營,卻讓陳俊生和羅子君的兒子參加上海八千塊的冬令營,美其名曰離家近,孩子姥姥捨不得孩子。

陳俊生看不下去,做主安排讓兩個孩子一塊去美國,凌玲卻輕飄飄的說一句已經過了報名時間,讓孩子下次去。

家庭並不缺這點錢,但卻對兩個孩子分別對待,自私到了極點。


爲了能夠過上一家三口的日子,她更是將陳俊生的爸媽和孩子安排進隔壁房子去居住。不得不說,這樣自私的女人,真的讓人覺得可恨又可悲。

人們常說,婚姻就像一個蹺蹺板,夫妻二人同心同德,蹺蹺板才能維持平衡。而第三者的插入,就會讓蹺蹺板失衡,甚至會讓其中的一方或雙方受到傷害。

所以,西妹希望身爲女人的你,既不要成爲這樣破壞別人感情的女人,又要有一雙明亮的眼睛,能夠發現這樣的女人,守護好自己的婚姻。

其他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