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養老機構的困境:成本上漲 收入縮減20% 指望疫情補貼“續命”


“已經半年沒什麼收入了,總不能把員工都辭掉吧。”吉林市一家養老服務企業的負責人在朋友圈上感嘆。在北京養老行業工作了多年的王巖玲,一個月前也回到了東北老家,她所在的養老機構入不敷出,不得已裁員減負。

《華夏時報》記者從業內瞭解到,疫情期間封閉管理進一步拉昇養老服務機構的牀位空置率,許多社區居家養老服務機構基本全線停滯。但與此同時,所有養老機構的運營成本都大幅增加。

日前,清華大學、比利時根特大學等聯合對全國14個省(區、市)29家養老機構進行了問卷調查和電話訪談,調查顯示,有關運營成本的問題,是所有養老機構反應最強烈、問題最突出、壓力最明顯的挑戰,甚至已到難以支撐的局面。

爲幫助養老服務機構共渡難關和穩定發展,北京、江蘇、青島、深圳等省市紛紛出臺疫情補貼支持政策,包括按牀位給予運營補貼、減免房租等,讓那些困境中的養老機構又看到了指望。

“雖然養老企業機構受疫情衝擊嚴重,但並不意味着養老行業就此走向低谷。”大連華信智慧養老顧問趙智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因爲受疫情影響,老年人的日常生活、健康管理、疾病治療都收到了很大影響,在原本獨居比例持續走高的背景下,疫情反而催生出一些真正的養老服務需求和老年健康需求。

趙智認爲,養老機構和服務企業應該主動去把握住需求,開拓出真正符合現階段老年人剛需的服務項目,這纔是現階段及後疫情時期養老機構和企業生存下去的關鍵。

成本加大也不敢漲價

疫情對養老服務機構特別是民辦機構的衝擊巨大。民政部抽樣調查顯示:與同期相比,民辦養老機構收入減少20%左右,平均支出增加20%~30%。

另據中國鐵建地產集團日前發佈的《疫情對養老行業的影響分析報告》顯示,疫情發生後,各地對養老機構封閉管理在具體執行和管理過程中,進一步拉昇養老服務機構的牀位空置率。另外,各養老機構爲防控老人感染病毒,高價採購口罩、消毒劑、手套等,並加大公共衛生清潔的力度,這些都大大增加了運營成本。有部分機構反映,其日常醫用消耗品的支出是以往的接近十倍,日常餐飲成本也增加較多。

“疫情期間,國內不管是大型養老院,還是小型嵌入式機構的收入都受到較大沖擊。”趙智瞭解到,有一些住院老人被接回家過年,春節後因機構封閉無法返回,導致養老院減員、收入減少;另外,因機構封閉,導致一部分老人延後入住,或者取消入住,也導致機構收入減少。

趙智表示,他接觸的大連一些中高檔的社區嵌入式養老機構因爲有政府補貼,場地租金也能夠減免,目前日子還好過些,但是一些小型純民營的機構面臨很大困境。

受住院老人數量下降的影響,養老機構收入下降,但成本卻在上升,“一些小型養老機構原本不提供宿舍,但封閉期間需要爲服務人員提供食宿,相關的支出增加;另外,長期封閉管理導致服務人員緊張,人手增加也會帶來成本上升。”趙智說。

《華夏時報》記者瞭解到,爲了挽回疫情期間損失,北京多數養老機構已經積極開始接收新入住老人,在價格上同疫情前相比並無上漲。北京一家老年護理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他們中心現在已經可以接收新的老人入住,但是由於要做核酸檢測,有幾個分支機構暫時關閉,老人可能先要住到離家較遠的分點,疫情之後,再進行內部調整。她還強調,老人入院的價格並沒有上漲,跟疫情前沒有變化,除去醫保報銷費用,每月個人支付大約6000多元。

另外一家養老機構的工作人員也告訴記者,他們還是原來的收費標準,成本高了,也不敢漲價,就怕老人不來。

“最慘的就是居家上門服務企業、社區養老服務運營企業了。”北京市朝陽區一家社區養老驛站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疫情以來養老驛站的供餐和上門照料服務全部停止,幾乎半年沒有收入了,但也不可能把員工都辭掉,還是要維持人員工資、食宿等固定支出,已經入不敷出。

《華夏時報》記者從業內瞭解到,雖然國家已經出臺有關政策,推動低風險地區逐步恢復居家、社區養老服務,但在落實中依然受到種種限制,居家、社區養老服務的真正恢復目前依然遙遙無期。對此趙智擔心的是,如果再這樣下去,將導致近幾年構建的居家、社區養老服務體系崩潰,人員出現大量流失,企業轉行,再難以恢復到從前。

財政補貼能否“救急”

爲幫助養老服務機構共渡難關和穩定發展,北京、江蘇、青島、深圳等省市紛紛出臺疫情補貼支持政策,包括按牀位給予運營補貼、減免房租等,這是否能讓那些困境中的養老機構一解燃眉之急?

業內人士表示,養老機構一方面要積極申請政府補貼,把眼前的難關渡過去,另一方面需要做好長遠運營規劃。

依據《北京市養老機構運營補貼管理辦法》,2020年2月、3月和4月, 北京市加大對養老機構運營支持力度。在現有運營補貼標準的基礎上,按照實際收住老年人的數量,給予機構每人每月增加500元補貼。

同時,對於已經北京市民政局備案公告運營的城區社區養老服務驛站、農村幸福晚年驛站,已收住臨時託養老年人且按照政府要求實行封閉管理的,在參照養老機構運營補貼給予每人每月500元補貼的同時,分別按照每月2萬元、1萬元的標準給予補貼;對於按照政府要求堅持運營或依照防疫規定關閉停業,且後續將繼續運營的城區社區養老服務驛站、農村幸福晚年驛站,分別按照每月2萬元、1萬元的標準給予補貼。

無錫市民政局等部門聯合印發《關於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促進養老服務平穩健康發展的實施意見》,將疫情期間社會辦養老機構運營補貼標準上調15%。同時,對承租國有資產類經營用房受疫情影響而發生經營困難的養老服務機構免收1-3個月房租。

財政部部長劉昆6月18日在向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作關於2019年中央決算的報告時表示,今年1至5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77672億元,同比下降13.6%。其中稅收收入66810億元,同比下降14.9%。

“地方財政收入也受到了疫情影響”,趙智表示,政府補貼是相當一部分養老企業、機構的生存基礎,能夠保證及時發放牀位補貼,不延遲,不截留,會對養老機構起到一定幫助,但是“救急”不能解決長遠問題,

催生新的養老服務剛需

在業內人士看來,養老機構應充分考慮到未來可能發生的各類針對老年人的流行性病毒和公共衛生事件,在運營模式、服務內容、規範標準、社會聯防聯控等各個方面加以調整。

趙智認爲,居家、機構、社區的養老服務,在方式、流程、項目方面都需要重新調整以適應與疫情長期並存;另外,由於機構封閉,導致的老年人精神慰藉層面、醫療層面問題,給機構運營帶來了新課題。

雖然困難重重,但養老企業依然有市場機遇,趙智認爲,疫情使得養老服務需求和老年健康需求更爲增加。能夠開拓出真正符合現階段老年人需求的服務項目的養老服務企業機構,會成爲產業的受益者。

另外,趙智建議國家儘快推動作爲社會基本保險制度的長護險,從根本保險制度層面,解決養老領域“錢”的問題,推動養老服務行業走出困境,進而使其快速發展。同時,養老服務企業可以加速同“互聯網+”相融合,通過遠程醫療、遠程健康諮詢、遠程精神慰藉、遠程探視解決一部分困在家中老人的醫療、精神慰藉、社交層面的問題。

見習編輯:方鳳嬌 主編:陳巖鵬

其他話題